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感想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茶艺
在风雨飘摇的时节,终于踏上了那一条山路。路边淡淡的花草味尚在鼻尖游荡。触动着敏感的神经。一年又一年,原本没有路的山,也被踩出了路,变得那么清晰。沿着山路向上爬,一步一景,深深的绿扎进眼帘,刺痛着麻木的神经。淡淡的雾气在身边萦绕着,让人如在仙境漫步。路边丛生着蕨草,连绵着触目所及的地方。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绿,绿得让人兴奋。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一株松树,触摸生命的硬度,感觉到生命的力量。越往上走,越能感觉到步子的沉重。
   走到半山腰,往下看,一块块的畦田错落有致地陈列着。一眼池塘如一方翡翠绿得通透晶莹。山道被踩成一条洁白的带子,将如山的美人轻轻地环绕着。微风轻吹,一股淡淡的草腥味扑了过来,让人有点措手不及。来不及回应,已经被轻风紧紧地拥在怀里。被风吹着衣服沙沙作响,寒意浸入骨子里,让人为之一颤。整个人被轻风托着,真有种飘飘欲仙之感。这是一种让人迷醉且欲罢不能的感觉。
   歇罢脚,只得抬脚上路。沿着山路向上爬,仿佛上面有某种神圣的东西在吸引着人向上朝圣一般,让人不得不继续前进。把头抬起,用目光找寻向上的路。心中总有种高不可攀的恐惧感,害怕自己不能爬到山顶上。
   一步一个脚印,累积着、计算着、默念着,此时耳边开始嗡嗡作响,呼吸也有点不顺畅。只得停了下来,对着山风开始拉风箱,较劲着谁的声音更大。
   山风在耳鬓斯摸着,在诉说着细碎的话语,它好像在说到了山上就会有某种神圣的东西在等待着,须耐着心继续向直走,方可一观其容颜。我会心一笑,把风赶走,朝着风指引的方向往上走。
   这一条路走了应该有无数年了,岁月似乎没有在此留下明确的印记。每一年都有人上山,或是拜山、砍柴、偷松树、采松汁,年过一年,江山依旧,山路依旧,山风依旧。来了许多的人,又走了许多的人。他们或许在历史上留下一抹影子,更多的是被历史遗忘。山上的坟墓长了丛丛的杂草,或是杂乱的灌木,第一年都会有人上来清扫,以祭拜先人。人们只记得他沈阳治疗儿童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哪家?们是先人,一个普通的人,对于他们的过往却知之甚少。他们只是来完成一个仪式,一个世世代代都铭记的武汉哪里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仪式,以寄托心中的祝福。当一通鞭炮声响彻在山间,在山中久久回荡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硫磺味,充斥着山和人的神经。那也是一种神圣的仪式,对于神灵先人的敬仰。但是在生前,又有多少人真正关心过他们,他们是怎么样的人,他们的生命如何,莫非在死后做完这些仪式就代表着对于先人的另一种补偿。这叫什么,精神补偿?还是精神意淫?
   站在山上久久地思索着这些东西,心中总不能平静。缓缓地呼出一口沉重的闷气,闷气随即消失在呼呼不止的山风之中。
   层层叠叠的山被迷雾包裹着,只现出一个淡淡的轮廓。远山如黛,青郁可人,只宜远观。此刻江山尽收眼底,一股豪气从心底透发出来,让人想纵情高歌一曲。举目一片江山翠,淡淡风霜弥山随。
   错错落落群山之中,一缕缕淡淡的轻烟飘摇在其中,耳边隐隐听到阵阵的鞭炮声,久久不曾平息。这声音敲醒了沉睡的大山,如一声惊雷,在群山上奔放起来。
   多少年了,屈指一数怕是有数百个年头了吧,人们年复一年地上山来朝拜先人,以求得心中安宁,还有对于先人的敬仰。
   现如今竟有人代为拜先人的,还有人代为哭丧的,好像一切都可以代,对于这种本就是精神上极为个人的东西,竟然以金钱来衡量。正是应了那句,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己没有空,可以易手而代,更有甚者上网来祭拜,即所谓网上祭拜。
   难道这时代先人也有上网的传统,可以接收网上的香烛?先人大可以上网来迎接后人的祭拜,即所谓与时俱进,先人也学会跟上潮流了,看来我们这些后现代的人都已经落伍了。
   真不知先人在地下会作何感想,自己坟前跪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子孙。好像自己也沾到一点仙气了,竟然得到别人的认同。偶尔听到别人的坟前哭丧,但是却不知哭的是谁,是为谁而哭,为何而哭,一大把的冥钞夹着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天而降,此时却不知作何感想。古人作风传统,对于上坟祭祖之事更是慎之又慎。现如今有人竟然出钱请人代拜,时也风也,潮流也,如果没空大可不拜,何必如此腥腥作态,假手以人。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竟有人假丧事之际公开卖肉,当真是拿死人当活人看。真不知这是表演给死人看的,还是表演给活人看的。莫非真有种想把死人气活的打算,这样说来,倒是好事一件。古有皇帝拿死人殉葬,今有奇人假丧事卖肉。在小小的舞台上欢歌起舞,纵情纵色,一扯遮羞布,一出春宫戏就此上演。
   人生一世,既然撒手去了,又何必闹此动静,让先人不让安息。既是无心拜,大可不拜,请人代为祭拜,莫非就可一去心中之不安,求得先人的庇佑。假网上祭拜,难不成是时代的风流,这事真得要睡在棺材之中与先人好好计较一番,方不落伍于时代,也向先人请教一番如何在阴间上网。
   我坐在山上的一块大石头上面,静静地观察着大好河山。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惯性地接听。
   “孙子,你来了,爷爷们很想你呀。你都几年没有回来拜祭了。”
   “是呀,好几年都没有上来拜山了。今天工作不忙,就回来了。”
   “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回来给爷爷用呀?爷爷现在也学会上网了,网上很多的美女,看得爷爷们心痒痒的。你什么时候给爷爷烧台电脑下来呀?”
   当爷爷这个字眼在我耳边重复回响的时候,我的大脑嗡一声,全身如遭雷击,不会的,这不可能,爷爷死了已经有二十年了,我这回正要上山来拜他,如果这个电话号码是爷爷的,那岂不是活见鬼了,我真的不敢往下想。我握手机的手都在发颤,冒虚汗。我看了一下那个号码,竟然全是零,由十一个零组成。
   我支支吾吾地说:“你、你、你真是,是我爷爷吗?”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沧老的声音:“乖孙呀,你怎么能忘了爷爷,虽然你还小的时候爷爷就离开了你,可是也不可能是全忘了呀?”
   电话那边继续说:“你都十多年没有来拜我了。是不是工作太忙呀?爷爷也不怨你,年轻人应该为了工作而努力。”
   我匆匆地把电话给挂了,觉得这事太诡异了,我再次翻看通话纪录,竟然看不到纪录,一种莫明的恐惧笼罩在心头。当第二次电话响起的时候,我直接把电池给拔了下来,惴惴不安地把手机放进怀里。
   现在工作是太忙了,一年忙到头,别说是拜山,就是回家的时间都没有,对于亲人尚且亏欠,何况是先人,我越想心越不安。我在慌乱之中重新把手机电池给安上。不一会儿,收到一条信息,大概说的是最近的恶搞病毒太多,所以会影响到通话,甚至会扭曲通话。如果只是个恶搞,那我大可不必太放在心上。
   我唱着山歌,一边走,一边下山。可是心中总有一个解不开的结,我走着走着就飘到云上去,脚下浮浮的。我感觉身子很轻,很轻,轻得如云一样。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再次响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来吧,走到前面,我拉着你的手,我们一起走向天堂。”
   我抬头向下一看,吓得魂都没有,我直直地悬在空中,没有任何的依靠,就这样一直飘呀,飘呀,飘在空中……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凄厉的哭声:“儿呀,你怎么能舍我们而去,你才三十岁,才三十岁……”那哭声随着风儿吹散了,远远飘散在空中。

共 2765 字 1 页 首页癫痫病该怎么进行预防read?id=535972&pn2=1&pn=1">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