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月儿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茶艺
破坏: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效果好ate">无 阅读:1439发表时间:2019-06-24 23:16:28


   推开一窗月色,凉风徐徐,拂去一脸倦容。思绪,搅乱了内心的宁静,心田漾起层层涟漪。
   没了睡意,凝望星空,品赏着静谧的夜。满天繁星似人海茫茫,又有几人能走进彼此的梦乡?
   不知是我扰了月,还是月不忍扰我?她竟轻挪芊芊细步,躲入深深的层云。不见月儿,却见月光。朦胧大地,褪了色彩,换了淡妆,模糊了轮廓却分外妖娆。
   突然想起,所有的美丽,都为她降临。
   七年前,我认识了她。
   她的名字也叫月儿,与我同城同校,教同一个班。我教数学,她教语文,我与她开始有了交集。没多久,听说她离婚了,但我不知原由,便作种种猜测:或是她红杏出墙,或是她丈夫患了审美疲劳症,抑或是志趣不投,难以白头?
   半年后,我辞了那个班的数学课与班主任,与月儿往来少了,一个学期也说不上几句话。
   也许是机缘巧合,高三时,我俩又搭档任教高考尖刀班的语数。那年,我慢慢走近了她。
   一次授课拖堂,忽觉课堂很静,只剩我一人在讲台上“陶醉”。台下同学们,目光都朝外望,我见之大怒,吼道:“看什么?”全班几乎异口同声:“看美景。”方才看到从教室窗口路过,已走远的背影,是她,月儿。她着白底暗花长裙,身材窈窕,真的美极。惹的众人,用赞赏的目光,将她的身影一遍又一遍抚摸。
   一次,她家的电路坏了,晚上摸黑,不知找谁修理。学生想看我出乖露丑,指着我,告诉她:“找数学老师,他挺牛。”她肯定不知所以?是我常在学生中吹自己“神通”,晓天文,知地理,精计算,会哄老婆开心,还会家电维修。
   想不到她真的来找我,结果我第一次去了她家,替她修好电路,她很是感激。出于礼节,她还请我吃了中餐。那时,同校离异的男士,都在追她。莫说是电灯坏了这桩小事,就算房屋塌了,都会有人争着给她换新。选择我,大概是因我与她年龄差距大,又是有妇之夫,别人不会生疑。我也觉得是种荣幸,回家还把这件事说于妻听。
   俗话说,有钱女人常换衣,有权男人常换妻。她前夫是市科局干部,身边美女如云,终抵不住诱惑,离她而去。她说,好后悔,当夫妻感情出现了裂缝,她没去及时勾通修补,把家弄没了。她说,她真的舍不得他。当她发现丈夫与别的女人公开同居后,她与儿一起去挽留他,可她丈夫不惜重金,换一纸离婚书。
   四年前,我运走桃花,做了年级主任。月儿是学校语文教研组长,相邀她来本年级把语文关,挑大梁。
   暑期新生军训,与月儿接触甚密。各排排长是从市武装部请来的教官,教导员就是班主任。她任一排教导员。师者,当言传身教,我要求班主任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全程陪护,与学生穿一样的军训服,吃一样的饭菜,喝一样的防暑茶。烈日下,一起与学生站军姿、一起练队列,一起与学生摸、爬、滚、打。不到一周,有人晕倒,有人请假。她白皙的皮肤,也晒黑了。最后几天,她声音唦哑,神情疲惫,我知道她是劳累过度,也曾劝她休息,可她就是硬撑着。想不到温柔如水的她,坚不可摧。
   学校座落在沅水旁古城西,出了校门便是防洪堤,绕城半圈。堤面是车路,堤下是风景带,花草树木、楼台亭阁罗列有致,是闲聊怡情的好去处。
   傍晚,我俩相继走出校门,走着走着就到了一起。夕阳映晚霞,晓风抚垂柳。山傍着水,水恋着山。悠悠沅水似有不舍,脉脉缓流。碧绿的江面,几只水鸟时尔追逐嬉闹,击起水花朵朵,时尔潜入水底,没了踪影。我俩听着流水对青山的昵语,边聊边走,不知不觉,肩并在了一起,从城西直到东门廓亭。入亭小憩,四目对视,她眸中有我,我眼里全是她。这是我俩第一次散步,却偏偏被妻撞见。妻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岂肯饶我?遂到办公室大闹,扬言,要我净身出户。
   第二天,我成了全校的新闻。
   有人热谑:他俩不可能擦出火花。
   有人冷嘲:人不可貌相,一切皆有可能。
   我怕辱没她的清白,一边向妻解释,一边安慰她,发微信,求其原谅我妻。
   本是同事谊,被疑爱昧情。清白污浊苍天鉴,何须你我辩?恩爱千百遍,聚散一念间。但愿惊雷风雨后,彩虹挂天边。
   她明是几宿未眠,却装平静,戏言:“我是你俩夫妻爱情的试金石。”
   后来我发现,她并没有刻意疏远我,却又拒绝与我进一步亲近。
   再后来,知道了她的饮食爱好,她厌油腻,好清淡,素食喜鱼。有时大伙外出聚个餐,我总会为她点份可口的鱼汤。还开她玩笑:“我属狗,忠实;你属猪,好骗。你可要当心!”
   感情这东西,无影无形,也不知它源于何处。它就象春天里的草,不经意间,便已蔓延。不知何时起,我成了她的倾诉对象,什么都与我说,什么都敢与我说。甚至穿什么衣服好看,也跑来问我。“人倩不靠衣妆,你穿什么都漂亮。”我的回答,总让她心里美滋滋的。
   女人身上秘密多,连身高体重和三围都是秘密。她的秘密,我全知道。我暗自计算,告诉她,她全身器官比例搭配都是黄金分割。
   她与我说,此生的牵挂,一个是她妈,一个是她儿。她怕一朝离去,儿无人疼爱,妈则失去依靠,晚年凄惨。所以她把房产分成两半,一套过户妈名下,还给她留下笔养老金;一套留给未成年的儿,又怕儿不理解,让我做个见证。
   工作上,我俩很默契。她不言,我能知她所想;我不语,她能知我所需。我知道,她在我心中烙下的印记,已无法清除,甚至幻想,倾我一生所有,换她片刻温柔。
   我俩不曾山盟,却有个约定:汗洒教坛,默默守望,静待花开。
   在世人眼中,我俩相恋了。可从没花前月下,更无肌肤之亲。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是我人生中遇到最好的人,以后找男人,过日子,也要找个象你这样实诚的人。”即使我俩真的心灵相恋,也不越雷池,伤风化,更无碍他人自由。可办公室的几个同事,总是用异样的神情审视我俩,总能编造出种种故事。故事总会传到我妻的耳朵,妻也一次又一次的闹,闹得沸沸扬扬,妻、月儿和我都陷入了情感纠葛的漩涡。
西安癫痫病哪看的好>   月儿是个情感细腻,心思慎密,追求完美的人。前段时间,心情烦,公事忙,我几乎每天工作到晚上十点多。她常劝我:“早点回家陪陪妻,女人么,多哄哄,事情就过去了。”还告诉我,网上有个男士拼命在追她。我明知这是她编的,联想起前几天她突然买来个梨,说她吃不完,要与我分享。倏忽间,阵阵酸楚往上涌,一种莫名的失落袭来。我神情愰惚,沿堤独自徘徊,往悠悠沅水里一遍又一遍的搜,想找回昔日的温情,找回自己丢失的魂。
   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正当我伤心欲绝时,她不约而来,迷离的眼神透着忧伤,似乎也在寻觅什么?她不语,我也不语,俩人一前一后,又绕堤来到东门廊亭前。此时夜幕未完全降临,昏暗的路灯,似荧火一武汉专科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闪一灭。路上行人,三三两两,终于我俩不顾世俗鄙夷的目光,紧紧地抱在一起。
   这是场告别仪式?
   不!这是彼此真情相拥。是情的开闸,是爱的释放。我俩紧紧相抱,久久不松手。回想,她与我,从相识到相知,守一段流年,听一场花落。我闻着她的体香,抚着她的肩,任凭泪水滴落在她娇靥的脸上。
   次日,收到她的微信:
   “生命中遇见你,是我此生的幸运。夜里常常回味六年来相处相知的快乐时光。工作上的互勉,精神上的相依,虽两情相悦,心灵相通,却又有情无缘,有爱无欲。
   修得同船渡,何须共枕眠?别怪我薄情,你妻深爱着你,离婚的男人不是好男人。哪天她真的不要你了,我便把你这流浪狗捡回家。
   感谢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深情呵护,愿彼此永驻心中!深爱你的月儿。”
   几周后,月儿去了远方,一座很美丽的小城。

共 28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