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又见裙裾飘飘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儿童文学
无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nt>破坏: 阅读:1668发表时间:2014-12-02 11:22:40
摘要:从此,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与衣裙隔橱相望,感觉里,像是隔着千山万水,隔着前世今生。衣裙的记忆,留在时光深处

【荷塘】又见裙裾飘飘(散文)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与衣裙隔橱相望,感觉里,像是隔着千山万水,隔着前世今生。衣裙的记忆,留在时光深处......
   ——题记
  
   烈日炎炎,热浪扑面。天气热得一塌糊涂的夏日,看路上女子长发飞舞,裙裾飘摇,内心很是触动不已。哦,这长长短短、色彩缤纷的靓丽衣裙啊!随之而来的,关于裙衫的记忆,倏地悄然掠过心底......
   记忆里,最早的一条裙子,是未上小学时父亲买的。记得当时买了三条,我和妹妹,还有干妹妹各一条。颜色、款式都一样,素底小碎花的棉布连衣裙,只是因了我们姐妹仨的高矮胖瘦不同,型号不同。缺衣少食物质匮乏的年代,对一件新衣服的渴望,是当时每一个孩子欢天喜地的向往。那时候,经济拮据,家家户户日子过得几乎都捉襟见肘,也因此,大都是在换季或过年的时候,为孩子添置几件新衣的,满足一下孩子对新衣的日日想月月盼的念想。贫穷,扼杀了很多东西,却泯灭不了一个孩子内心深处对美的向往和追求。大人嘛,则常常把自己忽略了,一身衣服,穿几个季节再寻常不过了。
   想象我们姐妹仨得到新衣服,且还是在非年非节时得到的一条新裙子,少年的心,该是何等欣喜若狂啊!隔了那么长长久久的岁月回望,我仿佛依稀能感到那份深深的无以言表的满足、那份浓浓的情不自禁的喜悦,在我的脸庞上微波荡漾。犹记我们不约而同地当场穿上,迫不及待的心啊,已等不及让母亲先洗一洗晾一晾!手挽着手,扬着骄晋中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傲的小头颅,我们笑靥如花地走遍了村子的每一处角落。“看啊,美吧,羡慕吧,我们的新裙子!”,童稚的呼喊呼之欲出。其实,幼小的我,不懂得“高调”,不明白“张扬”,只是,那饱满的纯粹的喜悦啊,喷薄欲出,太需要大家分享了。真的,不仅仅是村里的男女老少,那些花啊,草啊,禽啊,虫啊,鸟啊,鱼啊,世间所有的生灵啊,你们感受到了吗?那是无与伦比的喜悦啊!这喜悦里,透着衣裙的清凉,更透着父亲无尽的爱啊!
   父亲,兴许是被我们的喜悦感染了,破天荒地为我们“奢侈”了一回。是的,他要帮我们把这幸福的一幕“留住”,留在记忆里,刻进脑海里。父亲找来了村里照相的,在村子东南角的一处荷塘边,“咔嚓”一声,我们姐妹仨穿裙子的形象,瞬间被定格在了一张三寸黑白照片上。照片上的我们,笑得那样恣意,目光都盯着一处——站在照相师傅背后的父亲。我们身后,荷花大片大片开着,舒展,自如,一如我们无边无际的蔓延的幸福......
   时光流转,物是人非。经年以后,当我在母亲的家里,偶然间翻出这张老照片时,童年的这段记忆,忽然像一只长了翅膀的鸟,从岁月深处“扑棱棱”飞到眼前。照片已经泛黄了,一如岁月斑驳的痕迹。有热泪,瞬间涌到眼角。记忆,如此鲜活生动,只是,记忆里的人呢?彼时,父亲已经离世十多年了,干妹妹已踪迹杳然。
   后来,经济情况有所好转,母亲为我和妹妹先后买过若干条裙子。干妹妹已回到她自己家,少有往来。想来当时的我穿上母亲买来的新裙子,一定也是心满意足、兴高采烈的,但奇怪的是,那记忆,远不抵第一条裙子的根深蒂固。长大后的我,曾一次次去想,是父爱胜于母爱吗?还是后来的裙子不如第一条漂亮呢?不是,都不是的。其实,变了的,不是审美,也不是岁月,或许,只是心境使然吧。我深深怀念并且留恋的,只是那抹记忆的味道啊!当最初的渴望已不再迫切,记忆也就不再深刻了。世间之事,大抵如此吧。
   再后来,我长大了,有了独立的经济能力,可以随心所欲为自己添置喜欢的衣物了。彼时,裙子的形状已五花八门,色彩亦是五彩斑斓,质地也是大不相同了。且有人甚至一年四季衣裙着身了,很是潇洒飘逸。而我,痴心不改,还是独爱——棉质连衣裙。那么多年时光的过滤,很多的记忆,已随风逝去,惟父亲买的连衣裙,连同那个夏天的记忆,依然清晰如昨,且愈久弥新。
   记得第一次拿到工资的那个夏天,我骑着自行车跑遍了小城里的大街小巷,只为买一条连衣裙,买一条有着记忆里父爱味道的棉质连衣裙。当我终于如愿以偿,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遇到那条“记忆深处”的连衣裙时,有一刹那的恍惚。我迫不及待地试穿后,对镜自照,仿佛与前世的自己睹面相逢。上苍仁厚,经历了那么长长久久深深浅浅的岁月后,竟然还能邂逅,那个留在旧时光里的自己,除了喜悦,就是感恩了。连价钱都不讲,在付出半个月的工资后,我穿上那件连衣裙,袅袅婷婷地移到父母面前。
   依然记得,父亲正在摆弄收音机的手,瞬间停下了,他带上老花镜,走向前来,仔仔细细地端详着,眼前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儿。我拎着裙摆慢慢转了个圈,转身的刹那,我看到父亲缓缓抬起手来,擦了擦镜片下的眼角,然后快速放下了。我知道,父亲是想起从前了。而我,也忘不了从前,我和父亲的从前。从前岁月里年轻健壮的父亲,有力的臂膀,不止一次抱起我,抱起他可爱娇小的穿着他买的裙子的女儿,一圈圈地转着,转着,好像要转到地老天荒,转到永远都不停下来。而我,是多么的怀念,有父亲护翼的时光,温暖,安然,静好。而今,岁月老去,老了的父亲,只能慈爱地看着,他已经长大的女儿,在他面前转着转着,转出了他往昔的记忆,转出了他浑浊的眼泪纷纷......
   整整那个夏季,洗了穿,穿了洗,我几乎日日穿着那条连衣裙,像一只翩然的花蝴蝶,在父母面前飞来飞去。“这孩子,也不知道买几条裙子换着穿。”母亲爱怜地嗔怪我。“不嘛,人家愿意穿这条嘛!”我抱住父亲撒娇,仿若回到不谙世事的童年。“孩子喜欢呢,由着她去吧!”正看报纸的父亲笑了,很满足的样子。是的,无论长到多大,我永远都是父亲眼里,那个乖巧的孩子。幸福,其实很简单,很纯粹。就这样,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温暖和爱意,在空气中缓缓流淌。没有人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一生一世的幸福。
   几年后,父亲过世了。那条已经洗得泛白的连衣裙,被我精心包好后,放在衣橱的角落里,再也未曾穿过。断断续续地,也曾试着给自己买过其他不同的裙子,总是在穿过几次后就兴味索然,弃之如履。“这条很符合你的气质的!”“那条很显现你窈窕的身段呢!”很奇怪的,即便赞美之声不绝于耳,我仿佛总是置若罔闻。望着漫无边际的虚空,我执着地在找寻一张面孔。父亲啊,倘若在世,你能喜欢女儿穿这些裙子的样子吗?“喜欢的。”我知道,在你眼里,女儿无论穿什么,都是最美的一个。我更知道,你不希望女儿永远沉浸在过去,沉浸在对你无尽的想念里。你朴素单纯执着的癫痫病睡觉时发作的病因是什么愿望,你弥留之际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一定要我幸福!可父亲啊,于我,曾经的依恋,而今的怀念,就是——永生永世的幸福!
   从此,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与衣裙隔橱相望,感觉里,像是隔着千山万水,隔着前世今生。衣裙的记忆,留在时光深处......
   今夏,当看到身边女子裙裾翻飞,神采飞扬,不禁展颜。打开衣橱,岁月的吉光片羽,翩然而至,片片都闪着父爱的磷光。其实,于我而言,爱与美丽,都曾经来过,在一个又一个炎炎夏日。甚至,在父亲离去的日子里,亦未曾远离过。
   哦,又见裙裾飘飘……
  

共 275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