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天涯】老家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高考作文
无破坏:无 阅读:1810发表时间:2013-05-18 13:27:14    从丹大高速路登沙河站出口出来,就有一条通往棋杆底的道路,记得不错的话,这条路修得没有几年,最近又进行了翻新。阳光下的柏油马路油光铮亮的有些晃眼,远远看去,真有点大路通衢的感觉。   原来从高速路口出来没有直达旗杆底的道路,都要先到登沙河镇上再拐个L型的道路才能到达。登沙河镇是老镇,历史已久,镇上的道路被沿街商铺小贩和各种车辆行人拥堵的无处下脚,车辆更是行进艰难。新修建的这条道路,彻底的改变了旗杆底人出行的问题,不仅便利,而且让旗杆底人有了舒展的感觉,仿佛整个旗杆底打开了一条通往外部世界的窗口,道路两边也是无尽的田野,没有的喧嚣和拥挤,却让人领略到至醇的乡野风貌和包裹在乡村皱褶里久远的笑脸。   “年根”近了,舅舅早早就打电话给我,和我们约好时间,一起到登沙河旗杆底老家吃杀猪菜。近些年来,每到年根,舅舅都会提前安排一次这样的保留节目,让我们这些离开老家许久的亲人,重新回到老家,提前在老家过年,体会老家的亲情,感受老家的温情,倾听那好久不见的乡音。   说是老家,虽然已经没有多少至亲在那里,但乡里乡亲左邻右舍的又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说来说去都还有点沾亲带故。猪是舅舅在老家托人代养的,每年交些代养的费用,比如饲料钱、人工费什么的,挑一户讲究信誉的人家,尽心尽力的“侍弄”着,只等着年根到了交给主人。我们去的前一天,猪就提前杀好并处理完了,还没有进院子,就闻到了大锅煮肉的香气,真是一派年节气象啊。   舅舅老家的宅子宽敞明亮,朝阳的五间大瓦房和几间厢房,还有一个好大好大的院子,全不是小时候那些破败的记忆。邻居已经提前接到通知,早早就把房子打扫干净了,玻璃也擦得仿佛能照出人影,炕也烧的滚烫,手伸到炕被底子会烫得立即抽出来。大门上已经贴上了喜庆的福字,门两旁也贴上了对联。请来的一个厨师和两个助手正在灶台上忙着,大锅里正滋滋的冒着热气,一大盆血肠在锅台上放着,柴草堆在大锅的灶台前,炉膛里的火时不时的从炉口里喷出来,到处飘荡着年的气息。   每到老家,我都会回想起小时候在老家的那些经历,每一次都让我感觉老家的无比亲切。   我小时候基本是在姥姥家长大的,那时候妈妈还要工作,就把刚断奶的我送到了姥姥家寄养,因为是家中的惟一的女儿,爸爸特别疼爱我,也特别的想念我,因为担心我在姥姥家的情况,我刚被送到姥姥家不长时间,爸爸就独自一个人去看我。也是快到年根了,姥姥抱着我到生产队的磨坊里磨麦子。姥姥把睡熟的我放在磨坊里的面案上,一个人在那里磨着面粉,爸爸突然找到磨坊,把姥姥吓了一跳。爸爸一进门就到处找我,却怎么也没有找到,因为姥姥在磨坊里的时间太长,我已经被面粉覆盖了,磨坊里的面粉就像在我身上下了一层白白的雪花,只留下我的一对鼻孔在那里一下一下的热热的喘息着睡着正香。见我在案板上像一个小雪人儿一样,爸爸心疼的要命,坚决要把我带走,最后还是在姥姥的一再坚持下,才没有把我抱回去,直到我三岁能上幼儿园了才回到自己的家里。   我小时候每年都回老家过年,直到姥姥过世,舅舅也迁往城里,老家再也没有至亲至爱的人,回老家过年的日子就渐渐的少了。那时候父母工作忙,也没有大礼拜,更没有长假,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老家,拿的东西也特别多,吃的用的穿的盖的等等,从大米白面老板鱼豆腐干到饼干罐头四海肥皂劳保鞋线手套笔记本铅笔盒等等什么都带。因为爸爸妈妈带的东西多,挤不上车,抢坐的大任就交给我了,因为个子小好挤天津哪里的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我常常是最先冲到车上,找一个坐位,把书包衣服什么的往坐位上一放先占一个座位,然后再在座位的对面躺下,占上一排两人的座位,我就万事大吉,只等着爸爸妈妈上车了我再起来,把占好的座位让给爸爸妈妈坐。每到这时,爸爸就抱抱我说,哈哈,这闺女没白疼。   去老家的火车是市内通往城子坦的专线,途中路过棋杆底。那时候火车的时速较慢,从大连到旗杆底感觉要晃荡好几个小时才能到。有时候大家在车上会遇到亲戚或者老乡,不一会儿,大人们就会聚到一起讲闲话聊闲天,孩子们则都乱成一团在车厢里跑来跑去,车厢顿时乱成糨糊。那时候没有电话,父母工作都很忙,快过年时,有时候会提前写信回家,告诉家人什么时候坐几点的火车到,老家就会派一些闲来无事的孩子辈的人到车站去接站。但有时要是忙忘记了写信,老家人也不急,从腊月二十七、八就开始,让孩子辈们的往火车站跑,反正每天就两趟车,如果今天没有接到明天就会接着去接,直到接到人为止。车站上到处都是接站的大人孩子,火车一来,个个大呼小叫的好不热闹。那时候旗杆底是小站,只停留一两分钟,而且每天只有两班列车停车,一个是下午四点,另一班是晚上八点,如果这两个时间段赶不上,还可以从登沙河下车,登沙河是大站,那里停车多,但是从登沙河到旗杆底的公交车也只有两班,如果赶不上,就得从登沙河走到旗杆底,大约得走近两个小时。   我上小学的时候父亲不在了,回家过年就没有了小时候那种欢快的情绪了,妈妈也不大愿意回老家过年,因为过年是家人团聚的日子,而没有了爸爸的相伴,过年的老家便会勾起旧时的往事,不能疗伤却让人心伤。但是有一年,已经过了大年三十,也过了正月初一和初二,初三早晨,妈妈突然想老家想的要命,说初三前赶回老家还来的及,因为此“此地人”初三晚上才送年。可能是三十晚上喧闹的鞭炮扰动了妈妈心底的忧伤,也许是左邻右舍热腾腾的欢声使妈妈突然的想念亲人,妈妈简单的收拾一下,拖着我就往火车站跑,但是只有晚上八点才能到达的火车,而且停车地点是登沙河。但是妈妈铁了心要回去,根本不管天有多冷,路有多黑。车在登沙河停下后,已经没有了前往旗杆底的汽车,周围也没有妈妈熟悉的面孔。妈妈领着我往旗杆底走,路两旁没有路灯,远十堰治癫痫病能治的好么远的才会看到零星的灯火,夜晚的村庄都早早的关了灯,仿佛关闭了与外面相联的气息。我们摸黑往旗杆底走,那天风很大,天气很冷,我心里害怕极了,紧紧的握郑州癫痫病哪些治疗方法好住妈妈的手跟在她的后面走。那时候从登沙河往旗杆底要路过一个庙宇,庙宇门前有两棵参天的大树,这两棵大树非常高大,又处在山坡上,方园几公里都可以看到,传说这两棵大树是一对情人幻化而成的,往往从登沙河往旗杆底走的人,只要走到大树这里就表明到家的路已经走了一半了,这两棵大树成为登沙河和旗杆底的界碑。一路上我就眼睛远远的盯着那两棵大树,妈妈就一路上给我讲两棵大树的故事,讲小时候到这个庙宇玩过的游戏,讲小时候偷吃庙宇里东西的孩子们……我们就这样走着走着,路上除了我和妈妈没有一个人影儿,只有风吹过耳边的声音。妈妈边走边数落她的外甥侄子们:怎么会没有人接站?怎么我们就不能初三初四回来吗,一个个死脑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这些臭小子们……妈妈因为有好几年没有回老家了,而且每次回老家都有人接,而这次我们俩个人走又是黑夜里,一开始妈妈很自信的领着我走,但是等到了旗杆底往屯子里走时,才发现有好两个叉路口,不知道往哪里走,又没有人问,于是妈妈凭着记忆选了一条路往前走,走了好长好长时间才看到一个村子,但是在村子里转来转去的却怎么也找不到姥姥家了,好容易看到一户亮着灯光的人家,妈妈上前敲开这户人家的大门,原来我们走错了,不是姥姥所在的王家屯,是范家屯,不过,还好这户人家的主人正好是认识舅舅,也听说过妈妈,还和考上大学的小姨曾经是同学。他骑着自行车把我和妈妈送到了三四里地的姥姥家,到姥姥家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妈妈一看见姥姥,委屈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娘俩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那年过年时也正值大春时节,万物复苏,早早的就开始化冻了,房檐上的冰溜一串串的往地下掉,脚下的地也开始变得的松软。那时候没有钱,院子里没有现在的石仔和砖头铺路,化冻时,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就会变得泥泞不堪,村子里的小道也满是污浊,走在姥姥家的房前屋后,到处都泥泞不堪,弄脏了我的新鞋子,让我好不心痛。   那天,我们吃着杀猪菜,喝着大碗酒,扯着嗓门说话,挥着胳膊打牌,舅舅的老房子里到处都是欢笑,仿佛年真的到来了一般,非常的快乐。我问我家先生,你有老家吗?你的老家在哪里?先生说他有老家。“每个人都有老家,我的老家在山东,只是我从来没有去过老家,从爷爷离开老家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回过老家。不过,我把你的老家当成我的老家。”   虽然我有老家,但是老家的房子空着,老家的人都急着争着的离开老家。如今老家的人走在对面不相识,老家虽在,大家却成了陌生的邻居,没有了亲情的相约,却只有客套的招呼。老家里有忧伤,有伤痕,但老家里更有思念,有回忆,有亲情。老家仿佛窑藏的老酒,有回味,既辛辣又刺激,喝一口让人落泪。老家虽好,但只有离开老家才会生活的更好。   舅舅的生意做的很大,几辆坐骑都是百万以上,生活也早已经城市化,生存方式与时代脉博紧密相连,那次我问他怕不怕金融危机,他就非常有底气的说,不怕,怕什么,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老家呢。   大不了我回老家。   老家是根。   老家!老家!   共 35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上一篇:【西风】雨夜_1
下一篇:【心灵】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