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天涯】笑声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好书推荐
无破坏:无 阅读:1148发表时间:2015-10-08 20:16:04 每次回老家,都要抽空到邻家哥嫂那里坐一会儿。   大哥姓李,长我十多岁,是位复员军人。我印象中,他老早就是个“药罐子”;两年不见,情况依然,桌上摆着许多瓶瓶罐罐,全都装着药。大哥指着那堆药说:“如今这药啊,是我与你嫂子俩人吃的。”   嫂子是外乡人,当年大哥在部队时,由一位战友介绍成亲的。她贤惠善良,性格开朗;年轻时是出名的好媳妇,这多年又成为公认的好婆婆。以前见面总爱说:“我不像你哥那样娇贵,从不吃药打针的,就连医院的大门朝哪边开,都没弄清楚。”她如今也跟着吃药,究竟得了啥病呢?可感觉一点不像有病的模样,甚至比两年前还要精神健谈,而且一开口便笑声朗朗。   嫂子说:“你不知道,这两年我已死过好几回啦!外村认识的人都以为早埋到地里了。前些日子你哥骑摩托带我赶集,好些人眼睛瞪成了大铜铃,像碰见鬼一样惊呼,什么时候又还阳啦!”   我纳闷,对待自个的生死,竟然能像讲笑话那般轻松;可看着她笑得前俯后仰的样子,很快便涌出由衷的敬意,嫂子真的把生死看透想开了!   大哥在笑声中插话:“这是真的。你知道,你嫂向来爱干净,又不想麻烦别人;一觉着不对劲,就挣扎着先把头脚洗干净,再把老衣找出来放好,然后躺在炕上等着咽气。明儿艳儿接到病危电话,急忙往回赶;可候上几天,也没能等出结果,只得揪心离去。这样折腾谁受得了,全家一个个筋疲力尽,你嫂子也苦不堪言,瘦得皮包骨头,这么大个人,只剩下不到六十斤重,……”   大哥哽咽得说不下去了。嫂子接过话头说:“你这人真是的,老啦老啦倒变得像个孩子,动不动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转过脸又大笑着对我说:“咱农村人就是傻,病了快一年,愣是没武汉哪家的医院治疗癫痫最好闹清得的啥病。难受得实在撑不住了,就到村保健站输几瓶液。顶多只去乡里卫生院看一下。明儿、明儿媳妇、艳儿和她女婿,见我死去活来地折腾,都心疼地说,妈,这样下去不行。咱得到县医院确诊一下。就这样,我才知道得的是心脏病,也能够治。后来到市中心医院安了个起搏器,你看,这不和好人一样样的吗!”   嫂子一直笑声不断;同时跑前跑后忙活着。一会儿工夫,我面前各种吃食就堆成一座小山;还麻利地砸核桃,夹到红枣里面递给我,非要盯着填到嘴里,才肯接着往下说。   我边吃边想,她儿子明儿,跟着亲戚在外地打工,当个小头目,口碑蛮好的。这样的后生,不会对老人不孝顺的。听说去年曾带嫂子去大医院里做过检查,怎么会不清楚得的啥病呢?   大哥递一根烟给我,却对着嫂子说:“大兄弟不是外人,又不常回来,今天趁娃娃们不在家,你想说啥就别藏着掖着,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就不妨痛痛快快往出倒上一回,这样心里准能松快好多。”   嫂子怪嗔道:“我哪藏着掖着啦?大兄弟,你别听你哥胡说,娃们都好着哩,咱做老的要知足,要体谅娃的难处。大兄弟,你吃,多吃些老家的东西。”说着话,又端来一碗蜂蜜水。   大哥给我点着烟说道:“你嫂子呀,一辈子只知道心疼别人,自己再怎么受委屈,脸上都是笑嘻嘻的。她能活到现在,多亏你侄女找她三叔。要不然,这会儿早挂到墙上去了。”话虽然也是笑着说的,眼眶里却一直悬着两颗豆大的泪珠。   可能最后一句话触到伤心处,大嫂也泪眼婆娑起来;但说话依然向着小辈:“真的不能怪明儿和媳妇。明儿这些年手头紧。大兄弟你知道的,给咱孙子娶媳妇,得先在城里买房,毛坯房还得装修,女方又提出要买车。这哪一样不得花钱呀,而且都是大钱。如果我到手术台上真的下不来,钱不就打了水漂吗?咱是迟早要死的人,活多少是个数?何必给娃们添负担呢。”   大哥说:“你呀,死要面子活受罪!我问你,你真甘心躺在炕上等死吗?又不是得的啥看不了的癌症,能治的病咋不彻底治一治呢?你呀,总想着给孩子们遮丑,你今天把肚里的苦水倒出来,让大兄弟听听嘛;他见多识癫痫会后天诱发吗广,哪怕数落咱们几句,心里也是痛快的。我不是说娃和媳妇有多不好,只想让你轻松痛快上一次,大兄弟又不是外人,怕啥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嫂子哪还好意思再掩饰;于是俩人相互补充着道出看病的真情。   嫂子的病,其实早就诊断清楚了;儿女们都心知肚明,只瞒着他俩老的。在如何治疗上儿女间意见不一致。女儿见保守治疗不顶用,就力主动手术安起搏器。儿媳妇心疼钱,死活不表态。儿子受媳妇影响,态度便犹豫暧昧。儿女们没少在背后嘀咕,艳儿好几次都是哭着鼻子走的。后来还是他家老三出面,将了儿子儿媳一军,才促成现在的结果。老三说:“你们如果执意不同意给你妈安起搏器,我家俩娃与艳儿就撇开你们自个去啦,你们就等着街坊邻居戳脊梁骨吧!”儿子原本孝顺,只碍着媳妇左右为难;儿媳妇见叔叔出了狠招,哪还能再装哑巴。   所花三万多元的费用,女儿要一人承担,儿子儿媳也不好意思哭穷后缩。大哥决然卖了自个饲养的骡子,做主与儿女各承担费用三分之一。寻常百姓家过日子,哪有多少闲钱等在那里。让哪一个小家全部承担,恐怕都会抓瞎的。   这其中许多内情是三婶传的话。儿媳妇的态度,着实让嫂子心凉;背后说的话尤其渗人。儿媳妇对三婶说:“别人家有的老人,没见咋着病就突然过世了,我妈却折腾了好几次,不知还要延缠多久呢。”这分明就是盼着婆婆早些死嘛。嫂子平时待儿媳比闺女还要亲,只说人心换人心,不想到头来却嫌自己死的不利落。   大哥嫂子伤心得不知哭了多少回。开始俩人互相背着偷偷抹泪,只怕惹得对方揪心。可这能瞒得住吗?后来就演变成一个哭一个劝。嫂子说:“还是我劝你哥的时候多些。我俩这样哭哭笑笑着,也就慢慢想开了。人就是一辈接一辈,都要当小的,又都要当老的。儿媳妇现在也当婆婆了,咱不能让她在自己儿媳妇面前抬不起头,得给娃留面子。所以我与你哥说好,人面上啥都不能显,还一再嘱咐他三婶,出去千万不要对外人提起。这不是谁怕谁的事,这样做也是为自己好。你真要把窗户纸捅破了,破罐子破摔对谁都不好。世上没几个真憨憨,娃慢慢总能醒悟过来的。”   哥嫂的诉说,让我骤然陷入纠结的漩涡中。而且是两个连在一起的漩涡。   婆婆与媳妇。同样一个女人,角色一变换,心态有时就大相径庭。当女儿与当媳妇不一样,当亲妈与当婆婆不一样。这种世俗根深蒂固,恐怕一时很难彻底改变。常言道,有孝顺的媳妇比有孝顺的儿子强。媳妇孝顺了,儿子不作难;媳妇不孝顺,儿子想孝顺也难以到位。能逢个好儿媳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此中还折射出一种见怪不怪的现象,世上为数不少的男人都很随和与粗心。女婿与丈人丈母娘间很少发生矛盾。妻子对自己父母再怎么偏爱,丈夫一般不会去计较;而对自个的父母,也就听之任之,睁只眼闭只眼了。   亲下与敬上。亲情割不断,百善孝为先。亲下与敬上都属于亲情。但人们大都习惯于往下亲。社会之所以大力倡导孝道,就因为孝道相对欠缺的缘故。一个人在正常情况下,都会被亲被敬,也都要去亲去敬。可在角色转换中,往往会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心态。记得有人曾说,有个条文专门规定,如果老人小孩同时遇险,抢救时小孩优先。我孤陋寡闻,不知具体详情。但似乎觉得如此规定也有道理。只能二选一时,确实应该寄希望于后代。而尽孝道,绝非二选一吧!   我告辞出来时,嫂子非要陪我再走几步。路上小声对我说:“现在云消雾散啦,娃媳妇与艳儿也来往得挺好。娃有娃的难处。我本想把这些话藏在肚子里,带到棺材中的。可你哥非让说。其实我也不是想对你隐瞒,说出来心里痛快多了。不过你知道就行,千万别传到别人耳朵去。”我点点头,嫂子却开怀大笑。既出乎意料又莫名其妙。笑罢又说:“我知道你打小就稳重,从不乱嚼舌根的。”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她分明还是不太放心,于是又在我嘴上牢牢地贴了张封条。   回到家里说闲话,我只字未提大嫂看病的事儿。可弟弟们主动说起这个话题,从他们言谈中能听出,也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再遮盖严实的事情,外人也能看出端倪的。   第二天清晨,大哥家门口停着一辆轿车。一时间儿孙们簇拥着嫂子走出来。阵容相当可观,真有点佘老太君挂帅出征的派头。儿媳妇与孙媳妇一边一个扶着大嫂,儿子孙子手提大包小包跟在后面压阵。嫂子看见我,老远就大声笑道:“娃们昨天晚上回来的,说是要到艳儿家去看看,还非要拉着我一起去。”儿孙们也都客气地与我打招呼。   车缓缓离去,在阳光的折射下一闪一闪就没了踪影。嫂子的笑声,却定格在脑海中久久不肯散去。它像清泉哗哗流淌,像蝴蝶翩翩起舞,像燕子倏忽穿梭,像苍鹰低空盘旋。我的思绪也随之飞扬起来。   嫂子已经死了几回;现在的她,可谓新的复活。但愿这种复活,不只是体魄的康复,还能拥有鲜活的精神生命。嫂子厚道善良,好胜要强,凡事都想追求圆满,绝不做顾头不顾尾的事情。尽管表面的郑州癫痫病会传染吗欢声笑语,并非全发自内心;其乐融融的场景,也是强打精神撑起来的;但这种宽容大度,却保住了一家人的和谐与面子。嫂子的笑声,既是一种胸怀、境界和智慧;也是一种无奈、将就和期待。   我似乎在飞扬的思绪中,已经听到并看到了小辈们的积极回应。   祝福大哥嫂子,尤其是祝福嫂子。   共 354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