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百味】春天,我在樱花树下等你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经典话语
【百味】春天,我在樱花树下等你(小说) 四月,鹤壁樱花盛开,团团似雪、浪漫如霞。美丽的樱花树下,涌动着数万游人前来鹤壁赏樱旅游。淇滨区华夏南路的樱花大道上,数不清的照相机、摄像机、智能手机,对着满树灼灼耀目、美丽如霞的樱花尽情拍摄。2016年4月,鹤壁市举行第二届“樱花节”,其盛况到了“四月樱花真国色,花开时节动鹤城”的程度。
   田青,《焦作日报》社的女记者,慕名前来鹤壁赏樱旅游。她身材姣好,英姿勃勃,一双眼睛虽然不大,但炯炯有神,目光如鹰。她身穿一件银色的风衣,下穿一条黑色的瘦腿裤,戴着漂亮的女士大沿帽,脖子上系着一条色彩艳丽的丝巾。这身打扮,在人群中显得格外前卫与时尚。田青熟练地端着照相机,在拥挤的游人中抓拍新闻镜头。她想把美丽浪漫的樱花及数万游人的鹤壁“樱花节”盛况,登上《焦作日报》旅游版的头条。题目她都拟好了,叫做:《满树疑为云霞落,万人齐来赏樱花》。
   但是,很不幸,由于车多拥挤,田青在黄河路上被一辆疾驰的轿车撞倒了。当时,只听田青一声惨叫,倒卧在车轮之下,她的左腿遭车轮碾压,地上一片血迹。很快,120急救车将她送到位于九洲路上的鹤壁市第一人民医院。田青的左腿粉碎性骨折,皮肉外翻,半个裤管全是血。田青的伤挺重,她躺在人民医院的急救室里疼得直哭。值班医生对她的伤势做了紧急处理,身穿绿色工作服的护士们立刻用车推着她去X光室拍了骨片。
   平车上了电梯,急诊护士将田青转入鹤壁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病房,一群医护人员立刻对田青进行施救。头戴燕尾帽的护士们跑前跑后,不停地安慰她,为她擦脸擦手,扎液体输液。一个漂亮的年轻护士先让她喝水,后来又特地送来饼干、盒奶让她充饥。田青在鹤壁举目无亲,痛苦地掏出手机,声音哽咽地给远在焦作的父母打电话。
   田青的管床医生叫杨欣,一个32岁的骨科医学硕士,上海医科大学毕业,医术精湛,是科里的业务骨干。小伙子高高的个子,皮肤白皙,戴一副近视眼镜,一身的书卷气。杨欣大夫的性格挺开朗,平日里爱说爱笑,病号们都很喜欢他。
   杨欣大夫亲自为田青做了手术,在她左小腿的腓骨、胫骨上打了钢板固定,外面裹上了石膏。田青扎着液体,躺在病床上不能乱动,更不能下床走路。她心里万念俱灰,痛苦极了,泪水顺着脸颊止不住地往下流。田青的父母特地从焦作赶到鹤壁市第一人民医院照顾独生女儿,当时,他们的脸都吓白了。好在肇事司机不算太坏,一直给田青父母赔罪,并先行垫付了部分医疗费。
   杨欣医生用人民医院最好的医疗水平和优质服务,为田青精心设计了治疗方案,嘱咐她“伤筋动骨一百天”,要耐得住寂寞。面对田青忧心忡忡的父母,杨欣医生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讲解病情、病理、治疗、用药、生活护理、注意事项等等。还安排护士为田青父母送来了被褥,以便晚上陪床使用,并在医嘱中特地开了一副拐杖让田青日后下床使用。
   鹤壁市第一人民医院现代化的新病房楼高大巍峨,设施先进,干净整洁。病房内的环境极好,全部的可摇控新病床。每个病床的四周,特地安装了U行陲地隔离帘,既卫生又安宁,显示出大医院的高标准精细化管理。每个病房都有独立的卫生洁具和盥洗设备以及呼叫、抢救设备,夏有空调,冬有暖气,显得十分温馨。护士站走廊宽敞明亮,漂亮整洁的地板能照射出人的身影。每天,身穿洁白工作服的医护人员穿梭般地忙碌着,用他们辛勤的劳动来救死扶伤。田青全家对这里的医疗环境相当满意,在病房里,田青夜夜睡得很踏实。
   骨科的医护人员对田青的照顾十分周到,年轻的护士们,个个笑容可掬,问长问短,消除了田青的寂寞感和恐惧感。管床医生杨欣,尽管病房的工作十分忙碌,但只要一有空,总要来田青的病房转转,说说话问问安,嘻嘻哈哈地讲一些生动有趣的新闻故事,然后解答病号问题并交代注意事项。在这里养伤治病,作为外地人的田青,孤独感与陌生感逐步消除了,坏心情慢慢好转了。田青的父母精心照顾着独生女儿的生活起居,全家人视医院为家庭,什么话都愿意畅畅快快地往外说了。
   这天,田青的爸爸到鹤壁市交警支队跑田青交通事故的理赔去了,据说轿车司机负全责,支付了部分的赔偿金。田青的妈妈就和女儿聊起了家常话:“你今年都快30岁了,还没有找到对象,现在你成这样了,天天不下床,谁还敢要你?咳,真叫妈愁死了。”
   田青说:“找对象是大事,我不能含糊!必须挑个支持我的工作,懂我心的人。”
   田青妈妈着急地说:“你这个闺女呀,叫我咋说你好嘞?你自己说说你挑了多少啦?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挑来挑去都成老姑娘了。
   田青坚定地说:“我宁缺勿滥。志不同,道不和的,我坚决不嫁!”
   田青妈说:“你宁缺勿滥?人家不挑你就算不错了。你看看你这腿,啥时候能好?将来会不会落下残疾?”
   田青吃惊地说:“什么?妈,你说我的腿会落残疾?”
   田青妈着急地说:“你没看那片子?骨头都碎了,吓死人了呀。”
   田青沮丧地说:“将来我的腿真会落残疾?”
   娘俩正唠着,杨欣医生过来查房了,他关切地问田青:“田记者,今天咋样了?腿还疼不疼了?”
   田青难过地说:“疼!”
   杨欣医生若有所思地说:“哦,还疼……”
   田青着急地问:杨大夫,将来我的腿能落下残疾吗?我还能开车吗?”
   杨欣肯定地说:“不会落残疾,这一点你放心!等骨头长好了,你还和过去一样,能跑能跳能开车。不过,现在你必须静下心来,配合我们,好好养伤,老老实实在床上待着,然后下床练习走路,一年后才能去掉左腿里的钢钉钢板。”
   田青一听急了:“啊!一年后?我得工作,我得开车,报社还有那么多采访任务,我怎么完成啊?”
   杨欣想了想说:“这样吧,让你们报社把你的笔记本电脑送过来,你坐在病床上也能打字干活,不过时间不能太长。腿要固定好,不能乱动。等你下床拄拐能自由活动了,就可以增加电脑的使用时间,到那时你就可以为单位干活写稿子,慢慢完成你的工作任务了。”
   两个月过去了,在鹤壁市人民医院骨科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田青拄着拐可以在病房内外自由活动了。管床医生杨欣就经常过来查房,嘘长问短的,逗田青开心。一次,田青的父母到鹤壁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去领取事故赔偿金了,剩下田青一个人在病房。正好杨欣全天值班,就过来问田青中午想吃什么?
   田青说:“我那天看见其他病号吃三鲜素馅饺子,怪馋的。”
   杨欣微微一笑说:“这好办,医院餐厅啥饭啥菜都有,品种多得很,我先去吃饭,回来给你捎点三鲜素馅饺子。”
   半个小时后,杨欣医生提着一塑料袋热气腾腾的三鲜素馅饺子回来,倒在田青的饭碗里。然后,他坐在病房内的陪护小床上,笑咪咪地看着田青狼吞虎咽般的吃相。他在一旁打趣道:“大记者饿急眼了吧,居然这般吃相!看来你没有胃病,不然的话,我还得给你开些健胃的药。”鄂州那里看颠痫病好此时正值中午下班,杨欣没啥事,就和田青聊了起来。
   杨欣笑着说:“你们当记者的,如今好风光呀。到哪都受欢迎,记者证一亮,谁也不敢惹你们,无冕之王嘛!哈,大记者,太受老百姓崇拜了!”
   田青也笑了,对杨欣医生说:“你成天大记者,大记者的,其实记者就是普普通通的新闻工作者,行话叫‘文字匠’。我们每天用自己手中的笔,去挖掘新闻,记录社会历史。但是许多单位的‘三防政策’是:‘防火、防盗、防记者!’你看,记者跟贼差不多。”
   杨欣一听,哈哈大笑:“‘防火、防盗、防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疗最好记者!’那是因为记者厉害呀。我就特崇拜记者,不管走到那里,记者都是前呼后拥的,大记者,太风光了!”
   田青一听,忽闪着炯炯有神的眼睛、有些动情地说:“你光知道记者风光的一面,但你并不了解记者的另一面,其实记者是个高危职业,你太不了解我们了。我们搞舆论监督的,怀有极强的社会责任感,记者替老百姓主持公道,坚持正义,暴露假丑恶,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你想那些被曝光的阴险首恶分子,能对我们善罢甘休吗?他们总想找机会报复我们这些当记者的。我们报社的好几个记者都遭过殃,有的挨了刀子,住进了医院。”
   杨欣吃惊地说:“是吗?竟有这事?”
   田青蹙了蹙眉头,鹰一样的眼睛立刻射放出犀利的目光,她严肃地说:“有一次,报社接到群众举报,安排我去一个强拆工地采访。当时有一个狂妄霸道的开发商,指挥推土机强拆群众的住房,将居民的家具、被褥全捂在瓦砾中了。我替老百姓鸣不平,稿子上了报,群众拍手称快。但那个凶恶的开发商却扬言:“出十万块钱买我的人头!”
   杨欣关切地问:“啊!有这事?田记者,那你怕不怕呀?”
   田青的眼睛发出深邃的目光,轻轻地说道:“我一个单身女子,怎么不怕?天天开车提心吊胆的。但那时候怕也没用,怕也得上!记者不能因为有危险,就不替百姓‘鼓武汉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与‘呼’了!”
   从此,杨欣对女记者田青的正义,勇敢、担当精神十分敬佩,用自己的全部热情和精湛的医术为田青做治疗。很快,二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田青将自己的记者生涯和采访故事讲给杨欣听,杨欣听得津津有味,连连称奇。
   杨欣回报田青的,是自己的精湛医术和优质服务。三个月后,田青扔掉了拐杖,自己可以走路了。于是,田青向自己的管床医生杨欣提出了出院的要求,她说:“杨大夫,我本是一只大鸟,蓝天才是我翱翔的世界。住院三个月,憋死我了。如今我的伤已经养好了,想出院,你放我出鸟笼吧”。
   田青要求出院,杨欣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他无奈地说:“我救治了数不清的骨伤病人,开具了无数的出院证,但你是第一个让我割舍不下的病人。我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是一只鹰,迟早要飞的。好吧,我放你飞上蓝天!”
   出院的前一天,田青拿出照相机,特地为鹤壁市人民医院骨科的医护人员,拍了许多的工作照和新闻图片。又将镜头对准杨欣,趁其不备,抢拍了许多生动精彩的工作照和神采各异的大特写。
   在与鹤壁市人民医院骨科的医护人员话别后,《焦作日报》社的女记者田青,到医院的费用结算窗口办清了出院手续,与自己的父母一道,登上了返程的汽车。田青回到焦作以后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羊角风,仅仅休息了一个月,就坚持到报社上班了。
   望着日渐痊愈的腿伤,女记者田青对自己的管床医生杨欣充满了感激与牵挂,每日愁肠百转。她不停地在心里发问:“杨大夫,你在鹤壁还好吗?”
   每日白天,田青接受《焦作日报》社新闻部主任安排的工作任务,深入基层风风火火地调查、采访;晚上,她就坐在家中的电脑桌前熟练地打字写稿。当上传完新闻稿件以后,田青就开始活动自己因为久坐而有些发麻的伤腿,心里对鹤壁市人民医院骨科的医护人员充满了感激。
   深夜,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一直想:“三个月的住院治疗,鹤壁的医护人员真是太好了,没有他们的精心治疗,我的腿伤哪能好得这么快?如今,半年过去了,已进入初冬,骨科的医护朋友们都在忙什么呢?真想他们哪!”
   每每回忆在鹤壁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住院的那些日子,田青总忘不了那些医护人员忙碌的身影和温存的话语。尤其想到杨欣,她的心里总是暖暖的,不知怎么的,田青一闭眼,满脑子全是杨欣的影子,她太想念杨大夫了。
   田青打开电脑,望着页面上她为鹤壁市人民医院骨科医护人员拍摄的工作照和新闻图片,放大后一张一张地翻看着。突然,她看到了杨欣,正在同病人进行交流,杨欣用手抚摸病人的胸口。照片中的杨欣穿着雪白的白大褂,带着一副近视眼镜,手里拿着一支笔,扬起脸庞微微笑着,一脸的青春阳光。啊,原来他长得这么漂亮,是一个雄姿英发的帅小伙!
   田青仔细端详着杨欣的特写照片,回忆起与杨大夫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她突然变得呆呆的、傻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心旌如此摇荡,思念如此强烈?她不再压抑自己的情感了,拿出杨欣留给她的QQ号,用鼠标点击了电脑中的163电子信箱,上网登录打开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将杨欣的QQ号输在“收信人”一栏中。然后,田青用十指灵巧地敲击键盘,在电子信箱中激动地写道:
   “杨大夫,你好吗?你就像一只永不停息的陀螺,天天忙、天天转,心中永远装着病人。在鹤壁市人民医院骨科病房三个月的住院期间,对于你给我的各种治病救人的关爱与恩情,我将终身难忘。每当我抬起左腿,开始迈步走路的时候,满脑子全是你身穿白大褂洁白的影子。每每想起你,我的心总是感到很温暖、很温馨。
   病人总是将医生当作生命和健康的依靠或依恋,病人与医生,永远有一种深深的、无法割舍的相互牵挂。一盒药,一瓶液体,一个手术,一项检查,件件都能体现医生的温暖与仁心。当我的左腿从车轮下抽出来的时候,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我的衣裤,剧烈的疼痛使得我是那么的无助和绝望。当时的我,就像一片树叶,在茫茫大海中漂浮。生命挣扎之中,是你,划过来一条小船,向我伸出了双手,将无助的我拖上了船。划船上岸之后,你将我背到床上,然后打开了药箱,为我包扎伤口。并在今后,为我天天上药,日日疗伤。我真得应当好好地感谢你啊,我的管床大夫,我的好医生。

共 695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