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我选母亲 你同意吗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摘要:原创首发 父亲走了,哥哥病了,母亲傻了。   我将母亲接到我的家,那一年母亲六十八。   母亲、女儿我和他,三口之家变成四口之家。      一   第一年母亲呆呆傻傻,却能帮我喂鸡放鸭。   第二年母亲时常忘记想要说的话,却不忘帮我把菜地里的野草拔。   第三年母亲出了家门常常找不回家。   第四年母亲常把小孩儿的脾气发。   第五年母亲患上了高血压。   第六年母亲又患哮喘,喉咙拉风匣。   第七年母亲吃药得我一片片地发。   第八年母亲常常不认识我了。   第九年母亲只知吃喝不知啦撒。   今年是第十年,女儿已经十八岁读大学一年级。我的他不干了,他要我母亲女儿二选一,我成了愁家。我曾经与他彻夜长谈,将今比古,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引他看“法律讲堂”,我甚至到百度去查关于赡养老人的法律法规,然后讲与他听。我只是不想放弃苦心经营二十多年的家。然而没有文化也没有心胸的他说什么“儿的江山,女的饭店”,一切的苦口婆心胜不过他对于痴呆母亲的厌弃。“家”面临解体。      二   深夜难眠,思绪万千,回忆如同录放机倒带……   哥哥出生于一九六一年,那时生产队给每人每月只有二斤粮食。母亲奶水不足,嚼奶布子供养哥哥,四个月大时就用铁茶缸当锅,火盆里熬粥喂哥哥。哥哥因为严重营养不良四周岁才会走路。父母吃糠咽菜,家里还有瘫痪的爷爷,每天还得到队里劳动,常常饿得头昏眼花。   好歹把哥哥养到上学的年纪,母亲也去队里参加劳动挣公分。母亲是一个劳动好手,不逊色于男人。母亲去队里干活儿从来不耽误烧饭,回家来还要侍奉爷爷,喂猪狗鸡鸭。   家里情况稍有好转,母亲又怀上了我。母亲怕父亲的公分领不够一家老小的口粮,就不肯休息直至生我的那天。我出生在一九七三年九月份。上午母亲还地里劳动,生产队收萝卜,下午哥哥接替母亲挣满了当日的公分,傍晚母亲生下我。   由于母亲没有停止过劳动,我出生时半拉脸紫半拉脸青,如同二人转《包公赔情》里唱的包公,像极了妖精。但我却被父母当作珍宝,哥哥对我也疼爱有加。记忆里哥哥常常把我驮在脖子上,让我美美地乐。钱紧着我花,书紧着我读,哥哥疼我至后来甚至超越了对他自己的女儿。   春夏秋冬里都是母亲忙碌的身影。晨起烧饭,灯下缝补,地里侍弄庄稼,   每天喂猪狗鸡鸭……我们的衣食住行无不浸着她老的辛劳。累弯了背,熬白了发。   自从我有了女儿更能体会母亲的辛劳与感受。母亲对我与我对女儿是一样的心境。   我的女儿刚上大学一年级,作为母亲我有责任助她完成学业,这时我不想不该也不能更不舍弃她于不顾……   我是母亲的女儿,也是女儿的母亲,一样的十月怀胎,一样的血脉相连,一样的疼入骨髓,一样的骨肉亲情……      三   伟岸的父亲走了,哥哥也病了,嫂子去世,哥哥被他的女儿接去奉养了。母亲患了这阿兹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现下我虽然卑微却是母亲唯一的依靠,我虽弱小,却是母亲的全部温暖。   父亲曾是二人转老艺人,通晓古今孝贤佳话。羊羔跪乳,乌鸦反哺,《包公赔情》,二十四孝,还有吕剧《墙头记》……父亲唱颂的讲述的我都一一记得。于母亲我有生之年必须陪她慢慢变老直至生命的终结,方不愧父亲的教诲,也不愧我的本心。   时钟不倦人已疲惫,东方渐亮,我的心在滴血。他看看我,我也看了看他,我告诉他:“我决定了,我和你离婚并放弃孩子的抚养权。”他脸上略显惊讶。      四   时值“五.一”,女儿放假回家,立刻觉出家里气氛的凝重,暗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想女儿已经成年,便告诉她了,也告诉她了我的决定。女儿沉默了。   晚饭后,女儿和她父亲唠起家常。女儿问他:“爸爸,你说我将来要不要找对象结婚?”“当然要结婚!”“可是爸爸,我是你们的独生女儿,有一天你和妈妈老了病了,需要和我生活在一起,需要我的照顾,而我的他容不下你们,也要我做选择,我该怎么办?”   他哑然。似乎女儿的话戳到了心。   第二天清晨,他对我说:“我收回我说过的话,咱们还是四口之家!” 哈尔滨看羊羔疯的最好医院眼睛向上翻是不是癫痫病西安羊角风病治疗较好方法哈尔滨治疗癫痫的偏方有效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