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洗我愁肠一棵树的高度现代诗外两首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伦理小说
一、一棵树的高度
  
   我站在一棵树的高度
   眺望丰收的果实
   丰收的果实随着
   秋天的脉搏起起伏伏
   透着金黄
   把在风中游荡的一缕稻香
   渲染这广袤的田野
   连着一片怀孕的果林
   我闻到稻谷微笑的表情
   也嗅到果林传来的甜腻的歌声
   我就站在一棵树的高度
   一棵树的高度
   足以丈量这块看似广袤的土地
   我把忧伤隐得极深
   把爱情埋在落叶堆成的坟墓
   夕阳在悲伤之外
   再次把果实、稻谷渲染得金黄
   空中又有归巢的小鸟
   而树梢的我突然抱紧一束枝桠
   下落到一棵树的高度
   用手延伸到金黄的果实
   并且企图以金黄的果实虏获
   在风中游荡的那一缕稻香……
   2010.12.17
  
   二、驴、骡子和马
  
   受尽了折磨
   我牵着拉磨的驴
   和拉磨的驴一起
   抵御贫穷
   抵御来自黑夜的贫穷
   从南方而来的骡子
   从北方而来的马
   满载着深沉的痛苦
   和我困顿的驴
   在凛冽的寒风中武汉治癫痫首选哪个医院汇合
   汇合慵懒的沙丘
   隔着两重治疗癫痫先进医疗方法天堂和地狱
   噢,我瘸了腿的驴
   行走不便
   渴死累死在环形的沙丘
   悲伤蔓延于
   苍黄弥漫的空中……
   来自南方的骡子
   来自北方的马
   都背负着宿命中的结局
   在苍黄弥漫的空中
   父与子注定阴阳难见
   夫和妻注定生死永隔
  西安哪里治儿童癫痫病 甚至连禁锢在天堂或地狱的
   魂魄也无法回归
   我们只有继续着贫穷
   而沙丘沿着悲伤缓缓而行……
   2010.12.3
  
   三、鱼的飞行
  
   鱼,抑或者非鱼
   在这个世界的上空飞行
   善恶分明,投下石块
   砸死瓦蓝的屋顶
   还有一群温顺的羔羊
   和路边一朵无名的野花
  
   我们肮脏的情欲
   亵渎女神,亵渎上帝
   亵渎精神失常的诗人
   罂粟有毒的种子
   深植在我们的灵魂
   无处可逃,罪恶来自
   一双黑暗的眸子
  
   苟且,我们暂且苟且
   让这粒种子发芽
   让一切罪恶沿着经脉
   流动在我们的身体
   引起一番嗜血的悸动
  
   然后——我们
   像狗一样地啃食骨头
   啃食残缺的灵魂
   啃食我们无根的浮萍
  
   谁在飞行?投下石块吧
   砸死一只蚂蚁如我们……
   2010.11.15
上一篇:闲来无事
下一篇:杨柳放弃散文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