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心素如简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民间文学
破坏: 阅读:1487发表时间:2013-07-03 18:54:29

[一]
  
   暑期,最惬意的时辰莫过于清晨。这一刻,灼热的太阳还没来得及完全升起来,夜的清凉尚存。有红的、紫的旺盛的喇叭花攀援在学校的铁栅栏上,秀丽、清纯,青春、张扬。每次从喇叭花前走过,都心生一份感激,感激清晨就邂逅这俊美的花的笑颜。
   每天傍晚时分,我都喜欢去小树林溜溜。有模样不一的小狗狗,撒着欢穿梭于身前身后;有蚂蚁,成群结队、严肃活泼的忙碌在小径上;有蝉,在枝梢唱着歌,“知了——知了——知了”,你一声,我一声,或齐唱,或应和。林愈幽,心愈宁。我慢慢地走,聚拢了所有的心思,听蝉鸣,听鸟唱。西边的地平线上,太阳不知何时敛了暴劣的光芒,温顺成巨大的橙红的圆球,染红了旁边的云,镶着金边的云彩,分明是七彩的绸缎,质感而绚烂,而太阳,一点一点的,委婉成了冰心笔下的小桔灯,渐渐沉没在夜色中。
   青春,“如鲜衣,如怒马。如烈烈的火,烧在蓝冰之上——尽是纯,尽是粹。”那般的狂妄与朝气。现在呢?走过了那么长的路,经历了那么多的磨练,脸上少了灿烂与勇敢,骨头里却添了韧劲,心性里添了从容,岁月打磨出的风情流动在血液潜伏在骨髓里。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其独特的美丽,能实实在在的度过且充分享受生命每个阶段的美好,才会无悔,也是聪明的吧。
   这世界越来越喧闹了。公路上一刻不停的奔驰着各色各样的车,车轮席卷着燥热疾驰,尘随车轮辗转;垃圾、污染随处可见;忽而牛奶不能喝了,面粉里据说也添加了这样那样的杂物,蔬菜上水果皮上据说都有农药。而男人女人们,练就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胆,耍嘴皮子更耍刁,越来越缺少担待了。君不见猛男们汗珠儿亮晶晶的争着你高我低,超女们絮叨不完教导与抱怨——都在说,都有勇又有谋,荤的素的咸的淡的,被数不清的嘴巴掀起一股又一股热浪。
   看电视剧《裸婚时代》,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吃亏了,他们特强调自我感受,坚决不委屈自己,爱情的小算盘拨的叭叭响,情感就像精致的青花瓷,是摆在案子上赏玩的,经不起磕碰。剧中的佳倩妈妈忒能说了,她竭尽全力爱自己的女儿,但太精明,太精敏,太强悍,阳刚到女儿、丈夫都躲之不及。《人生》中贤淑文静的刘慧芳摇身一变成了更年期的佳倩妈,让人无奈的浑身起鸡皮疙瘩。演员演活了生活,生活这般乏味。
   炎热让夏生出破败来,聒噪让心生出厌倦来。
   想起海子,想起他憧憬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幸福,心生向往,但心里明镜似的,这汗味夹杂着聒噪的尘世,即使桃花遍野,安宁仍然难觅。真正的桃花源里的安宁,不等同于桃林,而是无论身处闹市还是独居斗室,都有一颗和谐、宁静、温暖的心。
   突然醒悟,对人对事,七分亲近三分疏离,足矣。
   素喜读书,案头床边,常有书卷静候。前些年,读书是会常常读出泪水与幽怨来的,自己也会跟着书中人物生出些阴晴圆缺。今,仍读书,比之以前,范围更广,却狡诈了许多——打开书时,我便成了书中善感的一尾游鱼,而合上书卷,三毛的自由,张爱玲的妖娆,毕淑敏的幸福,周国平的理智,以及那些海阔天空、峰回路转,我只取其精华,书中的伤感,或者颓废,则统统被我关在门外。
   理智着与人、与书本,生出些疏离来,留一点空间索自己想要的安宁,留一点时间喜欢自己,是逃避,更是缓释。我需要在珍爱自己中寻些勇气出来,以对抗俗世中的种种无奈。
   近日雷雨天气居多,冷不丁就会电闪雷鸣,对面楼上的旗子在风中猎猎作响,黑云以排山倒海之势漫过天空,很大很大的雨点砸地有声,一副千军万马厮杀的阵势。冰雹频频光顾老百姓的果园、庄稼地,制造出千疮百孔来,灾难以狰狞的面孔考验着人的耐力与心志。
   我没有唏嘘抱怨,也不再惧怕。事实证明,人的骨头是最硬的,灾难,总会被智慧而又坚韧的人类扛起来,抛开去。
   希望那些美丽的喇叭花,能多开些时日。
  
   [二]
  
   昨日黄昏,风起云涌,只一会儿功夫,冰雹就像被激怒的武士一般,剑指苍生,攻势凌厉。窗玻璃叭叭地响,有雨水从窗缝中挤进来,桌上的书成了蓬蓬船。一会儿工夫,云就散去,太阳又明晃晃的在天上了。
   今晨,早早去小树林。薄薄的雾,穿绕在树干枝叶间。星星点点的雨珠儿,匍匐在叶尖草尖上。林子里的蝉不知藏到哪里去了,鸟儿的叫声也稀疏了。而植物,每一株都如上了淡妆一般水灵灵的生动。一支sometimeswhenitrains的曲子陪我,慢走在润湿的石板小径上,格外惬意。
   前些天见到高姨了,她又添白头发了,也越瘦弱了。我们握着手攀谈,问彼此的生活状况,为彼此安稳的日子由衷的快乐。临别,问她要电话号码,高姨说武汉哪家医院能根治羊羔疯记不住了,神情中有略略的羞涩与尴尬。我说没关系我一定能找到她一定带瞳儿去看她,高姨就笑了,眉眼间是满满的慈爱。
   高姨记不得自己的电话号码了,高姨是真的老了!——她穿着白大褂,她给瞳儿叠着纸鸽子,她教夺了她听诊器的瞳儿听自己的心跳,她安慰我“病去如抽丝,莫急,莫急”,她娴雅温柔的样子似乎就在昨天,而今天,蹒跚的脚步就属于她了。太阳要下山的时候,谁能拽得住呢?
   生活的安逸常常让我忽视了时光的流逝。而,当高姨记不住电话号码,当儿子窜过我的头顶一大截,我知道,时间是捧在手里的沙,纵使我拢得再小心,也会一点一点漏掉的。生命,如春来,亦如春去,总有耗完的一天。好在,我的白发还没有生出来,我的脚步还轻盈,还有很长很长一段生命可供我挥霍。去年这个时候,我正守着病榻,而现在,我自如的行走、奔跑。如此,有什么可愁可惧的呢?
   沿途,藤蔓上的豆花从铁栅栏探出头来活泼泼的望我,俏生生的可爱。绿、红相间的辣椒,拳头大小的茄子,在低处,怡然自得,那是细心的大妈在小区绿植处见缝插得针。我总是被自然界的安宁与和谐触动了情怀,从心底生出热爱来。我从不大声喧哗,只是于无人处,把自己的快慰、困惑,说与风听。
   散文集出版后,一页页读,多了局促不安。突然发现,我的文字里有太多的忧郁与怨怼,有太多的繁琐与冗长,于是羞红了脸,想把自己藏起来不让人看见。好在,书都送给了相知的友人,他们定会担待我的浅薄与幼稚。这样想,又稍稍心安了些。
   学兄向某网站荐了我的文字,并告知我投稿的邮箱。感激,又微微地笑。我知道,文字不是我吃饭的行当,若为了发稿而投其所好,定是悖了我写字的初衷。之所以耗费些银子出本书,只不过圆自己一个梦,在岁月里留些淡痕而已。就如这个晨,我安静的行走在小树林里。就如此刻,在键盘上敲着文字,我便成了流动的水成了琴弦上的曲,我贪图的,只是这一刻的安逸与满足。
   生活,真的很像电影。虚无的银幕上,忽然就有了一个蹲在草丛里玩的孩子,太阳照耀着他,照耀着远山、近树和草丛中的一条小路。然后孩子玩腻了,沿小路蹒跚地往回走,于是引出小路尽头的一座房子,门前正在张望他的母亲,埋头于烟斗或报纸的父亲,引出一个家,随后引出一个世界……所有的人,都这样走着,很多情景在光阴里一闪即逝。我只愿在轻轻的行走中,与这满林子的树这大片大片的草苗这时隐时现的雾相依相携,寻些安宁与自己作伴。
   “妈,你知道什么叫妖娆吗?”儿子闯进来,粗声粗气的问我。止住敲键盘的手,我摇头,静听下文。“一个女人,居然不知道什么是妖娆,你太失败孩子经常抽搐去哪家医院治疗能好了!吃荞麦面会犯癫痫病吗”他摇头晃脑好一阵哀其不醒怒其不争,之后,踮脚、扭腰、兰花指走起猫步来教化我,不禁莞尔。
   你看,平淡的日子里,总有意外的开心来敲门呢。
   生命的况味,只有在放满了行走的脚步时,才如泡了些时间的茶,渐渐溢出些清香的味道来。

共 292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评论(1)羊癫疯怎么紧急处理color:#f36d0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