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幻想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我爱这深情的土地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青春幻想
摘要:人的一生最长不过百年,短不过几十年光阴,若能如鹰那般有决心和毅力,浴火重生,超越自己生命的极限,超越自己的梦想,那该是何等豪放、壮丽的人生! (一)   没人能够知道我对这土地爱得有多深,更没人能够理解我一生都离不开这土地。因为我是大地的女儿,我的根扎在这里。我爱这深情的土地,就象我爱自己的母亲一样深沉……   早上起来,当我轻轻地打开紧闭的门窗、迎接夏日第一缕和煦的阳光,我的心瞬间便随风荡漾起来,那弥散在空气中的浓郁芬芳,即使一片草叶也会散发浓郁的芳香,我如醉如痴。在阳光的照射下,那飞絮被露珠儿粘连在麦穗上,举目瞭望白茫茫一片。别看这一个个絮状的小颗粒,若给予它适时地生存空间,把它置于泥土进行有性繁殖(无性繁殖:即扦插),它依然能长成一棵棵参天大树。它自脱落母体树干,便被风吹得纷纷扬扬,如漫天雪花般,一团团。逐对成球。这小小的柳树果实,它可是浑身是宝:既清热解毒,又能祛风、止血。可外敷亦可内服。   “沙里栽杨泥里柳”,杨和柳均属杨柳科,但在植物学上是有严格区别的。柳的花虽然没有花被,色彩不鲜明,但具有蜜腺,是借着花蜜来引诱昆虫传布花粉的,称之为“虫媒花”。而杨的花与柳的花很相似,结构也很简单,但是没有蜜腺,不能分泌花蜜引诱昆虫传布花粉,只能借风力传布花粉,故称之为是“风媒花”。如今,能见到的柳絮大都是杨树花絮,而历代文人墨客吟诵的“杨柳”,皆是种植在沟边、堤岸的柳树。   而各家的纱窗和纱门上会依附着白绒绒的柳絮,假如你一不小心打开门窗,它就会钻入屋内,真是无孔不入。这随风飞舞的飘絮,同时也给极少数对它皮肤过敏的人带来诸多烦恼。纵观世间万物有一利,必有一弊。且以它们之间的利害程度来衡量优劣。有诗云:“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放春光别去!“(《如梦令》史湘云)一首小词,便把柳絮描写得何等典雅、高贵。   此时,露珠已渐隐退。我再细细观察在那一片片雪白柳絮覆盖下的麦穗,大都已枯死,徒留长势茂盛的青梗梗的秸杆,原本是一派丰收景象。老农说:“到嘴的粮食了。老天都不让俺们吃。百年不遇的天灾人祸啊,谁能想到呢?”一样的土地、田块,中间只隔着一条大路,在路旁另一旷地,却是麦穗籽粒饱满,青青翠翠。好象又是一片青天。农户家的田块,远远望去一片蔫黄色,庄稼已绝收。麦穗青黄相间者则是上半截枯死,下半截还在孕育着几粒麦仁。能否收一丁点粮食还是个未知数。据农技员说,主要原因是麦子在扬花期间,下了雨,雨水灌进了麦壳内造成的。而麦种大都是政府供应的麦种,一来群众觉得比市场价稍微便宜些;二来认为是政府部门发放的麦种会纯些。那片没有受灾地界是附近一国营农场的耕地,因他们种植的麦种代号为“9023”,品种不同才免遭一劫。每年虽有这种现象,只是极少数农户受灾。今年长江以南大部分地区,都出现这种情况。可见天灾人祸是人类无法抗拒的。这是一场空前劫难,老百姓种地有多难!今后谁还有信心去种地?倡导了这么多年的民生问题,政府主管部门可曾真正站在老百姓的立场上替他们着想并实施过?只不过那些贪官为了中饱自己的私囊!而被缉拿归案的皆是些小虾小蟹,伏在水底的大鱼往往深藏不露。他们为了功名利禄,丧尽了天良。丧失良心的人早把“道德”二字丢在了一旁。老子在《道德经》里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圣人的话,我谨而慎之,慎而言之,言而行之,谨尊圣人教诲!   而我深爱的这片土地如今早已不堪重负,一片狼籍。工厂、企业日渐兴起,并打着各种幌子在招摇过市,以巩固自己的实力。俗话说:“谁家门前没有三尺硬地。”不知他年后,我脚下的这方立锥之地,还会不会属于自己?   春夏之交。正是柳絮纷飞的季节。每年的此时,我望着它自由自在地飞翔,仿佛百毒不侵。如果有可能,来世里,我宁愿化做一朵飞絮,回归自然,亲吻泥土的芳香。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二)   当春风停留在树梢不肯离去,夏季风撞开炙热的门窗,时光老人不紧不慢地踱着方步,四季更替。我深深地爱着你,这深情的土地……   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子里,我闻着花香,聆听鸟鸣,于不经意间,满头的秀发已平添了根根银丝。与生俱来,对大自然由衷地热爱,大自然也回馈给我无上的欢欣,使我享之不尽。厨房屋后是一片冠杨树林。我每天喜欢把饭米粒抛撒在厨房门前的空地上,静观小鸟自在地啄食,听鸟儿愉快地畅谈人类不懂也无需他人懂的语言,闻雄鸡高唱每个黎明,拥有小家的浪漫与温馨,生活平淡而自足。生态的平衡,自然的和谐,只有拥有爱心的人才能体会,我心中更爱这片热土。在对大自然的观察与体验中,使我学到了一些知识,花鸟虫鱼我都喜欢,尤其喜爱小鸟。   在所有的鸟类中,只有喜鹊在树上筑巢。而喜鹊婉转的叫声最能张扬它的个性。它的名字包括两个含义,一是“鹊鸣”,故谓之鹊”,二是“灵能报喜,故谓之喜”,合起来就是指人见人爱的喜鹊。喜鹊的寿命为七到八年,因品种不一寿命略有长短。据说喜鹊能够预报天气的晴雨,古书《禽经》中有这样地记载:“仰鸣则阴,俯鸣则雨,人闻其声则喜。”俗语说:贵客到,喜鹊叫。便是门前大树上的喜鹊在提醒主人,不要走远,以免怠慢了客人。我国民间将喜鹊作为吉祥的象征,并有鹊桥相会的神话传说。   屋后的树林里最常见的鸟儿还有鹊鸲,又名“四喜儿”,它活泼好动,叫声如银铃般清脆,因它四季不分晨昏,只要一高兴就会在枝头唱歌而得名。它的体态小巧玲珑,尖而长的嘴巴,雄鸟大都是黑色的羽毛,翅及后腹部羽毛呈白色。但雌鸟则以灰色或褐色替代雄鸟的黑色部分。其它部位同雄鸟。还有一种雄鸟,头部、脊背、尾巴及前腹部呈黑色,翅及其它部位皆是白色。我乍一看见它精神抖擞的样子,不由得我怜爱至极。   今年夏天,树林子里又来了一只稀禽。它的体积跟鸽子差不多。头部顶着深黄色的凤冠,背部与腹部羽毛皆为黄褐色,只是腹部羽毛的颜色略微浅淡些。每当它飞起翅膀尖上有两个白点小圆点,翅膀及背部的羽毛黑黄相间呈几条波浪形横纹,煞是好看。去年,我曾看到有一种不知名的鸟儿,可能与此鸟同属一类,但羽毛颜色不同。这只鸟儿的凤冠也没有那只鸟光彩照人。它的胆子很大,与当地居民相处得十分融洽。待我走到近前,它才缓缓地飞到冠杨树枝上,并俏皮地回头望着我呢。   “老鹰”(也叫鸢),属于禽兽类。一般的鸟类属于杂食类。在鸟类中属猛禽类,吃蛇、鼠和其他鸟类。老鹰,可以活到70岁。当老鹰活到第40年时,利爪麻木老化,尖喙变成弯钩,全身羽毛厚重干涩。此时,老鹰会选择一处悬崖栖息蜕变——它拼命啄击岩石,使老化的喙全部脱落;然后用新长出来的尖喙把爪子拔掉;接着再用新长出来的利爪将全身陈旧的羽毛拔光——经过五个月的“浴火重生”,老鹰获得了一个全新的30年的生命!这是一个空前的洗礼!是生命的赞歌!   记得小时候,无论男女老少,但凡见到鹰每每谈鹰色变,生怕自家的牲畜被它叨走了。往昔农业社会大凡聚落、乡村有人烟的平原,都可以看见老鹰在天空翱翔。但是随着城镇工业化的发展,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天空已愈来愈少见到黑鸢了。大片的耕地被人为地侵占,农民可有耕地所剩无几,随之而来的便是自然环境被破坏,生态的失调,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都将受到威胁。请问: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仅靠政府的补贴、供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我仿佛听到了苍鹰那凄厉的尖叫声、拖着长长的尾音,突破云层从天而降,哦,那久违的叫声在大地回荡,在我的耳畔萦绕。   人的一生最长不过百年,短不过几十年的光阴,若能如鹰那般有决心和毅力,“浴火重生”,超越自己生命的极限,超越自己的梦想,那该是何等豪放、壮丽的人生!   好鸟相鸣,嘤嘤成韵。神奇的大自然赋予了人类无穷的乐趣。我要感谢这土地,感谢这纯净的沃土!在这片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保护鸟类,维护生态的平衡;缔造绿色家园是我们每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哈尔滨能看好癫痫的医院哪些好?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三岁小孩癫痫犯病频繁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