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庆兔兔日记》2036绝对不允许学中玩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随笔散文

    2036星期二小雨8℃~3℃燃气暖气温度15℃PM2.5-118    昨天整整一天就是阴沉沉的天,今天一切照旧,外边还在稀稀拉拉的滴着雨,似下非下,不是蒙蒙细雨,是明显感觉到的雨滴,雨滴没有紧锣密鼓地下,而是说不上什么时候滴下几滴。    看一则新闻报道,这是一张广州塔的的照片,这不是一幅优美的风景画,这是一张令人震惊的雾霾在广州的景象,是一张用无人机在空中拍摄的雾霾中的广州。广州塔中间大部分都被暗黄色的雾霾所笼罩,靠近地面的地方雾霾还没有完全遮盖地面上的一切。整个广州埋没在雾霾中,电视塔的塔尖却在蓝天白云下,现在不是没有蓝天白云,而是雾霾把我们淹没在茫茫污染物的中间,我们头顶上就是蓝天白云,但是我们能够看到的却是浑浊不堪的雾霾,蓝天离我们近在咫尺,我们知道蓝天就在我们的头顶上,我们却睁着眼睛看不见,我们期待的清新的空气就在不远的上方,却只能戴着口罩试图避开雾霾的魔爪。    乖乖兔不甘心每天一个人上学,每天早上要在楼下叫庆兔兔,尽管乖乖兔也知道庆兔兔在姨妈家睡觉,每天乖乖兔就像例行公事一样要叫几声庆兔兔。    按响门铃,听到的是庆兔兔在说话,今天庆兔兔没有再拿着鸡蛋下楼,反正庆兔兔拿了鸡蛋也不会去吃。    我继续让庆兔兔回答五以内的加减法,庆兔兔都顺利答出,我说:“你就要天天说,说多了你就会记住,十以内的加减法,还有汉语拼音是一个人必须要掌握的,这是上学学习的基础的基础,必须死记硬背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反反复复地念,熟能生巧,总有一天你就会不知不觉地深深地刻在你的脑海里。”。    我说:“你们昨天放学考的什么题目?”,庆兔兔说:“是考的汉语拼音。”,我说:“你的d和b容易搞混。”,庆兔兔说:“不是的,应该是b[玻]p[坡]m[摸]f[佛]d[得]的d。”,我说:“汉语拼音是一套字母,但是你在使用当中应该是字母单独一个个在使用。老师念哪一个字母你应该马上就要知道是那一个字母,而不是像你现在这样从头开始挨个往后念。”。    今天还没有走到公交站,庆兔兔说:“今天我们坐汽车。”,接连来了两辆公交车都是远距离的公交车,公交车上人挨着人,汽车门口都站着人。庆兔兔拉着我的手说:“外公,我们再等一会,我们不坐这辆车。”,第三辆公交车才得以上车。现在上车庆兔兔不再站在门口而是去找座位,大部分是坐在最后一排的位子上。    中午姨妈吃完饭换爸爸回来洗澡睡觉,外婆两点钟去换姨妈去上班,一直到四点十分爸爸的屋里还没有动静,爸爸可能是太辛苦了,但是外婆还要回来烧晚饭,我还要出去接庆兔兔去打架子鼓,我还是把睡梦中的爸爸叫了起来。    雨还是稀稀拉拉断断续续地下着,带着伞却没有打开,路上打伞的人也屈指可数。    其他各班的小朋友都在陆陆续续地走出教室,走出幼儿园。英雄二班的小朋友还是围坐在小桌子旁边,今天站在前边讲课的不是老师而是晨兔兔,黑板上不是数学分解式也不是汉语拼音,是写了满满一黑板的汉字。每个横行是八个字一共七行。晨兔兔手里拿着一根黄色的教鞭,教鞭不是竹子的是方形的木棍有一米多长。    每当晨兔兔的教鞭指着黑板上的一个汉字就说一个单词,晨兔兔指着《眼》说:“眼睛的眼。”,于是全部小朋友都跟着念:“眼睛的眼。”,晨兔兔俨然就是一个教书先生。偶尔也有晨兔兔不知道的,也有时候是晨兔兔举例不恰当的,这时候站在一旁的徐老师会走过来提醒一下晨兔兔。    杨小跳已经两天没有上学了,上学期杨小跳也是最后一个星期没有上学,杨小跳没有生病而是跟着妈妈去了外婆家。没有了杨小跳,庆兔兔放学缺少了光彩,这是唯一一个每天放学跟庆兔兔一起玩的玩伴,庆兔兔的朋友很多,但是放学能够和他一直玩到天黑才回家的只有杨小跳。    一天的阴雨,操场上到处都是水,庆兔兔围着教学楼转了两圈也没有找到一个人玩,就连平时放学在操场上玩的思兔兔子贤兔也没有停下脚步。    公交站台上晨兔兔远远地就在喊庆兔兔,庆兔兔也高兴地跑过去,庆兔兔终于找到可以说话的小朋友了。庆兔兔一屁股坐到活动式钢制反光路障上,就在我低头看的时候发现庆兔兔手里拿着一块切片蛋糕,我问:“庆兔兔,你怎么了,又在要别人的东西吃呀?”,庆兔兔说:“我已经谢谢了。”,晨兔兔妈妈说:“是我给的,吃一点不要紧。”。其实这时候晨兔兔手里并没有蛋糕,庆兔兔手里的蛋糕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晨兔兔妈妈把塑料袋里蛋糕拿出来递给晨兔兔,晨兔兔妈妈说:“你把蛋糕掰一半给妹妹。”,晨兔兔马上把切片蛋糕掰两半,递给旁边一个穿黑色衣服的女孩,我不知道是不是庆兔兔一个班的,反正是庆兔兔吃了她们两个的零食。    晨兔兔喊:“妈妈你看。”,晨兔兔用手指着庆兔兔说,庆兔兔正在用劲把那么大一块蛋糕往嘴里塞,两个腮帮子用劲鼓了起来,庆兔兔一直将自己的嘴巴塞的合不起来,由于过于用力蛋糕的沫沫纷纷扬扬地撒落下来,庆兔兔面前的地面上撒了许多蛋糕屑。    公交车来了,庆兔兔一马当先跨上公交车,我看晨兔兔并没有上车的意思,我问:“你们不上车呀?”,晨兔兔妈妈说:“我们是坐三十七路公交车。”,晨兔兔和那个小姑娘对着庆兔兔喊:“小庆庆,小庆庆,小庆庆再见了。”。    上车,就在汽车前边的一排横着的椅子上坐在嘉兔兔和磊小虎,磊小虎喊:“庆兔兔,我在这里。”,磊小虎马上把屁股往一边移了一点让庆兔兔坐下,庆兔兔坐下去,磊小虎倒被挤的站起来,庆兔兔又往嘉兔兔这边靠,这才磊小虎才重新坐了下来,庆兔兔干脆把头枕在嘉兔兔的大腿上。    看见三个孩子挤在两个位子上,旁边椅子上的一个阿姨站起来,这样三个人一个人一个位子各得其所。    磊小虎从书包里拿出一面国旗,白色的国旗杆很长,国旗杆顶端有一个亮晶晶银白色的圆球。磊小虎说:“庆兔兔,我们升国旗吧。”,庆兔兔这时候正在跟嘉兔兔说话,庆兔兔问:“你们老师好不好?”,嘉兔兔没有啃气,庆兔兔问:“二加二等于几?”,嘉兔兔仍然没有说话,两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边。嘉兔兔奶奶问庆兔兔:“三加二等于几?”,庆兔兔一下子愣住了,嘉兔兔开口了:“三加二等于五。”,庆兔兔说:“我还没有说呢?”,庆兔兔伸出五个指头说:“等于五。”。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等不及的磊小虎开始了升国旗仪式,磊小虎一个手捏住旗杆,一个手缓缓地推着五星红旗在慢慢地升起来,庆兔兔跟着唱起来:“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很快车厢里前前后后的小朋友都唱起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虽然小朋友的歌声震耳欲聋,车上所有的乘客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一个个都聚精会神在静静地听着。    走进琴行教室,庆兔兔跟陈老师说:“我今天是练习。”,陈老师说:“那你就好好的练吧。”,外边曾兔兔还有两个男孩已经坐在架子鼓旁边,庆兔兔向曾兔兔挥挥手说:“曾兔兔,我来了。”,曾兔兔依旧没有啃气,就好像不认识庆兔兔一样。    今天练习就庆兔兔一个人,我打开手机播放音乐,庆兔兔不是说我的歌不对,要不就是他已经打完,手机里的歌声还没有结束。我在播放《小毛驴》,我总觉得庆兔兔跟不上,我说:“庆兔兔,你的节奏有一点慢了。”,这时候陈老师进来说:“你录的歌不对,他们学的比这个节奏慢。”,我说:“我在网上还是专门找的比较慢的歌曲。”,陈老师说:“你录的和我们教的不是一个版本,你的速度太快,他们肯定跟不上,回来我在群里把这个歌发上去。”。    庆兔兔已经在这里上了半年的架子鼓课了,架子鼓书已经学了两本,每个架子鼓老师编写的架子鼓书都不相同,因为他们每个人采用了不同乐队歌谱,就是同一首歌不同的架子鼓手对歌曲的理解发挥也不一样。尽管我在网上收罗了很多架子鼓书目录里的歌曲,有的甚至是从视频里分离出来的MP3,几乎没有一首歌和鼓谱能够配套。    我不知道为什么琴行教架子鼓,却不提供架子鼓鼓谱的原版歌曲,也有家长有一部分歌曲,就像曾兔兔奶奶手机里的歌曲,可能是哪个家长要求,他们就给那个家长发相对应的歌曲,你不说他们也就当做不知道了。    没有曲子可以播放,庆兔兔干巴巴地击打架子鼓,我也听不出节奏的快慢,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的是不是能够和歌曲一致。打了几个谱子,庆兔兔开始摆弄耳机,耳机戴上拿下了又重新戴上,一会又出去上厕所。从外边进来,庆兔兔又偷偷地和曾兔兔打招呼,曾兔兔就好像根本就没有看见庆兔兔一样。    我要庆兔兔再练习一会架子鼓,庆兔兔用眼睛愣愣地看着我,手里拿着鼓槌一动不动,我说:“你看,外边三个小朋友来了一直再打架子鼓,你就一直在玩。”,庆兔兔把手伸到我的腿跟前想打我,我还没有等庆兔兔把手挨到我的腿,我把庆兔兔的手打一下,我说:“你敢打我一下试试,你要是不好好练习,我以后就不会再带你来练习架子鼓,就连上学放学我也不会管你。”,庆兔兔就一直看着我,我说:“妈妈掏钱让你来学架子鼓,不是让你来玩的,你要是不好好学,我以后就光带弟弟,就不带你了,你现在是哥哥了,你要给弟弟做一个榜样,你以后还可以教弟弟学习。”。    庆兔兔终于答应打架子鼓了,庆兔兔说:“外公,你播放音乐。”,我没有音乐,播放的和琴行教的又不一样,庆兔兔还是对接不上,我说:“你就自己看着打吧,我们再打几遍就回家。”。    六点三十五分,我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从架子鼓教室出来,陈老师跟着出来说:“庆兔兔,你要努力哟,你今天就坐了那么长时间,没有怎么打哟。”。    从琴行出来,庆兔兔说:“外公,我们去医院吧,我昨天就没有去看妈妈和弟弟。”。来到病房,妈妈已经能够下床,妈妈正坐在床边吃饭。    晚上我从外边回来,我提及庆兔兔今天打架子鼓的事情,也说了庆兔兔数学和汉语拼音的事情,外婆说:“我跟妈妈说了,妈妈说以后学校还要学的,现在学不学会不要紧,学会了以后上课就会不注意听讲。”。妈妈说的道理没有错,可是现在幼儿园都在教,我们不可能独善其身,我并不奢望庆兔兔鹤立鸡群,我只希望庆兔兔不要落在最后,绝对不能再考一个零分。    妈妈主张小孩子以玩为主,这个不假,上学前的孩子是要以玩为主,孩子要在玩中学,孩子在玩的过程中顺势教一点知识,要以常识和学校很少涉及的领域去引导孩子。但是有一些是最基本的知识,既然幼儿园在学就要好好地学,十以内的加减法是数学的根基,汉语拼音是语文的基础,现在大家都在学你却不好好学,以后你真正的上学了,你还会认真地听课吗?    我们主张玩中学,但是绝对不允许学中玩,要学就要认认真真地学,要不就干脆不要学。    

河南省哪里能治疗小儿猪婆疯昆明市哪儿治羊羔疯效果好北京癫痫病哪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