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星月】王浩的家庭风波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情画意
连日来的雨天犹如一张灰色的罗网笼罩在西南大地。   是夜,华灯初上。   王浩赤裸着上身从浴室走进卧室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妻子艾如靠在床头上翻看一本杂志,那美丽的胴体在那轻纱一般的睡衣下若隐若现散发着诱人的蛊惑。就这么轻瞟了一眼,王浩立马就感到一股强烈的性欲,电流般迅速地从脚底涌遍全身,很明显地他感到了小腹一紧,下身涨得厉害。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看我怎么‘收拾你’”王浩暗自想着,于是坏笑着朝此“猎物”靠近。   “咦?你今天晚上怎么这么乖呀?不上网了。”   艾如没有回答丈夫的问话,她显得有些心烦意乱,故意把书页弄得“哗哗”作响。王浩蹭到艾如身边嘻嘻一笑,伸手拿走妻子摊在膝盖上的书,轻轻含住她那小巧的耳坠,耳语道:“是不是特想我?这本书弄来弄去就这几页——我看你看它还不如看看我呢。”   艾如的眉头拧成了一团,对于丈夫的亲昵爱抚并不领情,当王浩的大手毫不客气伸进她的衣服时,她嫌恶地一把拍掉那双邪恶的手,冷冷地说:“你烦不烦啊?一边去!”   “干么呀?我又没惹你!别对我那么残忍好不好,你是我老婆耶。”   说着他的两只大手不规矩地在妻子的身上游离,当他试图把激情的一个吻压在她的红唇上的时候,只见艾如一把把他从身边推开,身子往一边侧去,由于她用力过猛披在自己身上的睡袍自然就落在了王浩的手上。雪白的肌肤,玲珑的曲线,在王浩的眼前一览无余,于是他心中的激情犹如万马奔腾,一发不可遏制。他轻笑着,饿狼扑食一般把那只小羊羔强行压在身下准本肆无忌惮地掠夺的时候,突然艾如“呜呜”地哭了起来。   正待进入状态的王浩猛地一惊,看着梨花带雨般的妻子于是紧张地问道:“猪猪,你怎么啦?怎么就哭了呢?”   艾如一听丈夫一如既往亲昵的称呼于是委屈的眼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啪嗒啪嗒地落下来。王浩高涨的情欲一下疲软了下来,他抓来那件睡衣盖在妻子的身上,直直地盯着艾如的眼睛问道:“猪猪,你是怎么了?我们以前不也是这样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告诉我好吗?你一哭我的心就乱了。”   艾如哽咽着嫌恶地推开王浩的手,讽刺地说道:“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有演戏的天赋!”   王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反问:“什么呀?谁演戏了。”   艾如直起身套好衣服,盯着王浩的眼睛凝神片刻,然后语气颇显凄凉地说道:“难怪这些天感觉你神情怪怪的,有事没事的老看手机。我还自嘲一定是自己的神经质,若不是今晚你的手机响我还一直被你蒙在鼓里呢,——没想到你还真的有问题啊!”   “我怎么就突然有问题了?老婆,你就爽快地说得了,说一半藏一半的急死人。”王浩苦笑着映求道,心里也暗自嘀咕,我他妈的到底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   艾如看着王浩那貌似无辜的眼神,心里实在是窝火,她蹙起眉头冷哼了一声,失望地说道:“你自己做的好事情,难道你还不清楚!没想到我们才结婚三年,你就忘了我们的爱情,忘记了对我哥哥说过的要照顾我一生的承诺,……如果我哥哥知道他的好朋友好哥们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爱情大骗子,他该非常后悔不该把自己唯一的妹妹嫁给你!!”王浩凝视着妻子那一张因为生气而涨红的脸颊,还有那冷漠的眼神,他突然感到心猛地一沉,头脑顿如一盆浆糊,心里一急声音也跟着提高了:“莫名其妙的说这些话,我他妈的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啊!我王浩可以对天发誓,我从没有违背过自己的誓言,更没有做过一点对不起你事情!我只爱你一个!”   艾如跳下床一把抓起电脑桌上王浩的手机扔给他,愤怒地骂道:“见过虚伪的没见过像你这样虚伪的,都有了情人还口口声声地说爱我!”   “情人?我没有情人啊!”王浩辩解道。   “看看你手机上的微信吧,亲爱的,亲爱的,叫的多亲热啊,肉麻兮兮的,我都替你害臊!”   王浩着急地叫道:“老婆,你听我解释啊……”   “哼!——”   艾如不理会王浩的辩解,一转身离开了卧室拐进了隔壁的一间为未来的孩子预备的房间。呆若木鸡的王浩这才惊觉道事情不妙,他慌忙从床上跳下来想拦住艾如,但还是晚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妻子生气地进了那间小屋,听到房门关上,那一声不大的声响落在王浩的心中犹如一阵晴天霹雳。他在妻子门口多次哀求无效后犹如泄气的皮球仰面倒在床上,闻着房间里还弥漫着妻子身上的香气,他恼火地翻身在床上站起身子,把那个手机狠狠地踹了几脚,嘴里还不停地骂道:“情人,情人,什么鬼情人……”   天阴沉沉的压下来,空中还再飘着小雨,才下午三点钟天色就几乎全暗了下来。王浩坐在自己的“茶庄”里百无聊赖地望着街上行色匆匆的行人,为自己门可罗雀的生意叹气,手里还不停地转动着手机。心中不住地哀叹:可怜的人啊,这年头做什么生意都难!都是一个人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管用脖子上扛着一个脑袋为什么就有人活该发财,有些人活该受苦呢。不公平,就连老天爷也不公平啊。不过唯一让王浩该感谢老天的事就是自己如愿以偿地娶了同学的如花似玉的妹妹,——一个小他七八岁的温柔贤惠的女子。日子虽然说不上富贵但也算平静幸福。望着门外的绵绵细雨,王浩突然感到一阵虚空,顷刻之间那种神秘而无形的力量浓雾一般笼在他的心间,紧紧地包围着挤压着他的整个身心。无聊!无聊!无聊啊!他喘息着,好像说出来就能驱除压在心中的这无形的大山似的。他无精打采地环视着屋子里的货物和摆设,一切都是那样的静默,令人窒息一样的静默。   “嘟嘟”一阵手机的叫声打破了这死一样的沉默,王浩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如获大赦一般,他哈哈一笑,暗自想道:该是哪个朋友要买茶叶吧。   他转动着黑皮椅子,很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翻动着微信:“你好吗?好久都没有你的消息了。”   王浩“哦”了一声,看着眼前陌生的叫做“寂寞烟花”的短信,很好奇地回了过去:“我很好啊,请问,您是哪位?”   烟花:“哎呦,你这样问我真的很难过,你真的把我忘记了吗?”   “不好意思,我,我,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呢?”王浩有点小疑惑了,心想,该不会是哪个朋友“涮坛子”开他玩笑吧。   “你都把我忘记了,再说出名字还有什么意思呢。现在知道你过得很好我就开心了,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一个虚拟的笑脸和一个热情的拥抱。   王浩的兴致很快被提起了,他笑着直起身子,开启了一个语音识别的功能,左手托着脸庞,说道:“呵呵,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还是谢谢你的祝福。”   “唉,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你的影子在我脑海里总也挥之不去。可能是青涩的感情比较真吧,当初我是那么那么的喜欢你。”烟花很委屈地说。   王浩看着微信,心里即疑惑又有一种被人惦记的感动,他飞快地回应:“你到底是谁呢?我们什么时候有过交集呢?你告诉我好吗?”   有片刻的迟疑,烟花说道:“哦,还是给我留一点的尊严吧,我只能说是你曾经的女友,当初我是那样的喜欢你,爱你,你却……”   王浩重又靠回到椅子,眯起眼睛回想着以前读大学时交往过的女性朋友,从A到B,又从D到E,二十六个字母扒达玩了还是没有弄清楚这个“寂寞烟花”到底是谁。他笑着摇了摇头,心想,管她是谁呢,有个人聊聊天不是挺好的吗。他希望烟花还在线,忙又问道:“你现在过得怎样?现在在哪里?”   开心的是烟花还在线,说道:“大学毕业后我原本可以留在本校任教的,因为你……去了深圳,在一家外企工作,今年母亲生病我才匆忙赶回的……”   “你在重庆?”   王浩莫名的一阵激动,一种来自神秘异性的爱恋让他顷刻心神荡漾,联想翩翩。微信一个接一个的发送,一句比一句的甜蜜亲呢,沉溺精神爱恋的王浩感觉到了有别于原始之爱的快感。他打心眼里喜欢上了这个神秘又可爱的“情人”,一个可以满足他精神饥渴的恋人。   ……   王浩似梦非梦地熬了一晚上,当他起床后才后发现隔壁的小房间的门早已大敞大开了,他探头叫道:“猪猪,老婆……”   看到平平展展的床单,他的心像被人猛击了一下,痛痛的。他在心里狠狠地把自己骂了千遍万遍:该死,真他妈的该死!老婆什么时候出去的,我怎么一点动静都没听到。她去了哪里?是朋友家,还是丈母娘家?”   想起昨晚妻子伤心失望的眼神,他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他胡乱地洗漱一把,带着负荆请罪的心情直扑两条街之隔的岳母家。   门开了,丈母娘有点惊讶地小声问道:“浩,这么早就来啦,你是来接小茹的吧?”   一颗高悬的心终稳稳地又落进了肚子里,王浩还没来得及回应,只听一个声音从门里传了过来:“妈,是王浩来了吗?让他进来?”心虚的王浩咋一听声音蓦然一惊,大舅哥怎么还在家里没去公司上班啊?若是平时相见那都是很愉快的,然而今天见面心里隐隐约约还真有点不好的预感,接下来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如果艾如昨天确定在这里的话,不,岳母的话已经证明了艾如昨晚就在这家里,那么……?他此刻的心情复杂极了,不敢往下揣摩。天啊,即便老婆不讲一句话,聪明的大舅哥也能猜出个大概的。他木然地站在门口,进退两难了,心中着实懊悔起来,唉——!!岳母又说了声,进来啊,然后转身退回了房间。就在王浩举棋不定的时候,突然一个身材魁伟的三十八九的男人阴沉着一张脸粗鲁地拽过王浩,经过客厅就拐进自己的书房。   “说吧,什么事情?”男子松开王浩的胳膊,指着面前的长沙发示意他坐下,自己整个身子慵懒地靠在书桌上。   王浩猛地一惊,心想,难道妻子回家真的对哥哥说了昨晚上的事情?如果是的话,那岳母的表情也没有半点异常啊。就在他忐忑乱想之际,一句话没头没脑地冒了出来:“是不是艾如给你说了什么啊?那都是误会……”   一句低吼打断了王浩的话:“放屁!我那傻妹子从来就不是喜欢告状的人——三更半夜的回娘家,没事才怪呢!说什么想妈妈了,想家了,那鬼话骗得了我妈可骗不了我!王浩,我丑话跟你说在前头,不管我们是高中同学也好是好朋友也罢,伤害我妹妹就是跟我艾刚为敌,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   王浩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只想快点把那倒霉的事情解释清楚,人一着急这说起话来也有些语无伦次了,:“你听我说啊,我是真心爱艾如的,一辈子要对她好的,就是,就是她发现我手机上,我一个情人的短信……”   “什么?情人?你的情人!”一阵愤怒的咒骂盖过了王浩的不知所云,紧接着一个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王浩的鼻梁上挥过去:“你他妈的都养情人了,还敢说没伤害我妹妹!……”   “哥,你干嘛呢?住手!”当艾刚又一次抡起铁一样的拳头往王浩脸上狂砸的时候,站在门外的艾如终于忍不住走了进来,冷冷地对王浩说道“你现在可以说了,什么时候找的情人?两人交往了多久?叫什么姓什么?如果你是真的爱那女人,我马上就可以提出离婚申请,决不再纠缠你!”   王浩一听妻子这话,顾不得自己的伤,慌忙起来,于是就一个劲地直叫:“老婆,我没有,我没有情人啊!你原谅我,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啊!……”   “王浩,你小子,跟我老实交代,或者有你好看的。”   王浩手心直冒汗,心急如焚,连连叫苦。天杀的,要是有个情人还好说啊,可是他的这个所谓的情人,他妈的连自己也是稀里糊涂的,从没见过也不知癫痫病的治疗费用高吗道叫什么名字。可是偏偏又成了他的情人,哎呀,他妈的真是把他搞得好似一团乱麻,如果为此失去老婆,那他真得自杀了。有还是没有呢?如果有,自己也不知道情人是什么货色,没有呢,微信就是证据。哎呀哎,乱,乱,乱!!!   王浩真是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掏出手机恼恨地摔在沙发上说道:“都怪这手机,都怪这微信。”   “微信?还怪上微信了,怎么不怪你自己呢?”艾如冷哼。   “你最好识相点,今天不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让你永生难忘的交代。!”艾刚说。   “唉——,我说,我说,半月前的那个下雨的下午,我百无聊懒地坐在茶庄里,突然来了一个微癫痫病如何才能治愈信,自称认识我,……”   王浩老实地交代完自己“犯罪”的经过后,长叹一声像一个等待判决的囚犯似的,耷拉着脑袋。   屋里有了几分钟的寂静。   “就这些?只是聊聊天,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艾刚首先打破沉默怀疑地追问道。   王浩看着艾如说道:“我就是和那人聊聊天发个微信,真的什么也没做。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寂寞烟花”,也不知道是男是女,长什么样?”   “那你如何证明你没有说谎,……”   “我……”   “姑姑,我来替你‘降妖除魔’吧?”突然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嘻嘻哈哈地从客厅地蹦跳着进来,只见他蹿到王浩的身边拿起手机,调皮地安慰似的说道:“真金不怕火来炼,是吧,姑父?”   “你一个小屁孩,别参合大人的事情,快别捣乱!”   少年好像没有听到父亲的训斥一样,只顾拨弄着王浩的手机,时而挠头时而蹙眉,时而似笑非笑,约莫过了十几分钟的光景,小家伙突然哈哈地大笑起来,好像赢了一场难度很大的足球比赛似的,笑得前仰后合,把手机塞到艾如的手里,自己倒像一个小兔子似的滚到在王浩坐的长沙发上,哈哈地笑个不停。   屋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好奇地翻开手机一看,天啊!王浩原来的英俊头像突然变成了一个秃顶的糟老头,后面的个人资料也重新修改为,什么精神病,艾滋病,同性恋等乌七八糟的东西。   再往下看,有一个对话(王浩):“亲爱的,我好想你啊,今生能成为你的情人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求求你告诉我你的地址,我要去找你,和你在一起,我不管你曾和王浩的关系,我只要和你生活在一起!!!”   寂寞烟花带着一个愤怒的想杀人的表情说道:“土长沙癫痫重点专科医院包子,撒泡尿看看你的那副寒掺样!老娘明白地告诉你,我从来就不认识王浩,也不认识你,更不会成为你的情人!!!你他妈,只不过是我无聊时的一个意外,再来骚扰老娘,老娘就举报你,叫你三个月玩不了微信!!!”   ……   “哈哈……哈哈……”   开心的笑声透过窗门飘荡在空中,仿佛是无奈是嘲笑也是一种警惕,这个高科技的时代,这些玩物下精神飘荡无所寄托的人。 共 534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