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回忆】退卡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情画意
镇上的小路上慢慢走过来一个年轻人,他身材高挑,面容白皙,白的看不到一点红润,似乎有点苍白;一双大大的眼睛有点呆滞;忧郁的神情显得心事重重,每迈一步,腿上似乎千金重。他的手摸到口袋里的一张纸,手好像被烫了一下,心中一阵刀剜,迷惘失神的双眼显出内心极度的哀痛,一种悲哀的感觉向他心头袭来,勾起他无限的愁绪。   他叫春生,是镇上“兄弟理发店”的小老板。“兄弟理发店”是他和哥哥在一起开的。近段时间,春生一直感觉身体的不适,恶心、食欲减退、浑身无力,腹部隐隐约约地疼痛。尤其是昨天晚上,痛的他一夜不能入睡。早晨起来,他来到理发店,哥哥秋生一看,忙问道:“春生,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   春生捂着肚子说道:“我这里痛,昨天晚上痛得一宿没睡好觉。”   秋生忙说道:“不行,你不能硬撑着了,我们今天不营业了,我陪你一起去县医院看看去。”秋生暗自责怪自己:你这个当哥哥的太粗心了,弟弟这段时间一直吃不下去饭,自己却以为他是累的,自己尽量多干些,让弟弟休息一下就行了。可谁知弟弟的病越来越重了,弟弟要是有个闪失,这个当哥哥的怎么对得起死去的爹爹?   秋生和春生相差三岁,家里的父亲那年突发疾病去世了。那年,秋生的娘四十来岁,秋生刚初中毕业,春生在上小学。   爹爹死了,家里的房还是破砖房,两个孩子还没成人,娘整日里痛不欲生,愁眉不展,瞬间白了头,苍老了许多。   见到家里的窘境,爹爹的好朋友,在镇上开理发店的牛大叔找到娘说:“让秋生到我的店里跟我学理发吧,这好歹是个吃饭的手艺,等他手艺学成了,养家糊口没问题,挣了钱再去娶个媳妇,我也算对得起死去的老朋友了。”   秋生怀着感激的心情跟着牛大叔到他的店里学徒。秋生心灵手巧,加上悟性好,很快学会了理发全套技术。四里八乡的农民也渐渐认可了秋生。在学徒的几年里,秋生和牛大叔的关系亲如父子,他拜牛大叔为干爹,他给干爹干活是不要工钱的,只是吃住在店里。几年后,牛大叔看着秋生的手艺学到家了,对秋生说道:“秋生啊,这么多年,你给着我出了不少的力,我也没有给你一分钱的工钱。如今,我老了,也没有儿子,我想把店交给你,我回到家中,守着一亩二分地享享清福了!你好好打理店吧,你还有个兄弟,你们把店干好了,也算有了出路了……”   秋生含着泪跪在牛大叔的跟前:“干爹啊,我不能学那种‘学会手艺,忘了师傅’的小人,我一定好好孝敬您老人家,为您老养老送终……”   师傅把店盘给了秋生,回到农村家里了。春生初中毕业后也来到了哥哥的店里,兄弟俩把店名改为“兄弟理发店”。从此,兄弟俩的身影每天忙碌在店里,在秋生的言传身教下,春生掌握了理发全套手艺,兄弟俩齐心协力,把一个小店经营的风生水起,还首开先河地学着城里人的持卡消费,办理了会员卡,理发店的生意红红火火。娘终于松了口气,她盘算着等俩个孩子攒足了钱,就把家里的房子翻盖一下,然后,再给秋生娶媳妇,一家人过上安稳的日子……   可谁知,好景不长,春生却出事了……      二、   在县医院,春生苦苦等待了一上午,等他拿到化验单,再次来到医生的办公室,把化验单拿给医生看,医生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他注视着春生:“小伙子,你的家属来没来?”   一看医生的表情,春生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没有,我自己来的。”当初哥哥是要跟着他来,他拒绝了:“我又不是小孩,一个人还看不了病?店里没人怎么行!”小店不能关门的,不关门自己看病钱就出来了。   医生叹了口气:“唉,你们的家人真是的,这么重的病,怎么让你一个人来?”   春生愣住了,忐忑不安地问道:“医生,我的病很严重吗?”   医生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道:“是的……很……严重……”   春生一阵头晕目眩,他定定神问道:“医生,你给我实话实说吧,我能承受得住……”   医生犹豫了半天:“唉,小伙子,我给你说了,你要坚强些,胃癌……晚期……”   那一刻,春生平静的心一下子被搅乱了,全部“防线”崩溃了,那颗侥幸的心跌入了深渊,他呆呆地望着医生:“医生,你跟……我说……实话,我还有……多长时间……”   医生语气沉重地说道:“少则三个月,最多半年时间……小伙子,坚强点,把自己没完成的事好好干干吧,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也许会有奇迹出现……”   他没有听医生要求他立刻住院的话。在医生的不停地叫喊声中,懵懵懂懂走出了医院的大门。他走起路来脚上发飘,像是踩在棉花垛上;一路上脸上的泪水不断,一会儿充满了恐惧,感到事情是那么突然可怕,一会儿痛苦在绞溢着他的心,他在心里呐喊着:“老天爷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我才二十岁啊,人间的美好生活还没有享受,却要把我的命收走了……”   走到旷无人烟的原野,他坐在路边,放声大哭起来,悲哀的嚎啕声响彻在空寂的田野上,地上洒满了泪水,湿淋淋的草悲哀地望着他,仿佛在为他落泪。      三、   春生怀着沉痛的心事,迈着沉重的脚步从上午一直走到下午,才回到镇上。还没走到理发店门口,远远地看到店门口围着一大堆人,他心里一愣:“怎么了?店里出事了?”他顾不得想自己的心事了,快步流星地走到了理发店的门口,只见理发店被贴上了封条,围观的人们在议论纷纷,春生趴在理发店的玻璃窗往里一看,听着人们的议论,他心里明白了:   原来,春生走后,镇长的儿子李天带着镇上的四个痞子来了。这些年,他们横行乡里,借口收取“管理费”向镇上的商户们索要钱财,少则几百元,多的上千元。牛大叔在的时候,李天迫于牛大叔的威望,不敢来店里索要;等到换上了秋生兄弟俩,这几个痞子多次来到店里,儒弱的秋生为了息事宁人,每次给李天说尽好话后,李天才摆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把“管理费”降到最低,秋生忍气吞声地把钱塞给他,才算躲过一次次的灾难。   李天走后,春生埋怨哥哥道:“哥哥,你这样轻松地把我们的辛苦钱给了他啊,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秋生叹了口气说道:“唉,谁让我们在人家的屋檐下呢?不低头怎么行?”   春生恨恨地说道:“他们这样仗势欺人,就没有人管管他们吗?我们去告他们去……”   秋生说道:“没有用的,他们有后台的,把镇上的派出所所长都买通了,人家有权有势,我们小人人物惹不起的……忍着吧……”   可今天,春生去了医院,理发店里只有秋生一个人在忙碌着,李天又领着这帮人来了。秋生正在给一个老汉刮脸,让他们稍等会儿。这帮人急了,在店里“噼里啪啦”砸起来东西,摔东摔西,把店里的玻璃镜打碎了,椅子推的横七竖八,理发用具摔得狼藉一片,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妈的,你小子什么时候也没有痛快地给过,总是要拖上老子半天……”   秋生一看急眼了:“我又不是不给你们钱,你们还这样祸害我的小店,太不是人了……”和几个人说着说着,言语冲突起来。几个痞子对着秋生拳脚相加,秋生多日来积攒在心中的怒火爆发了,他怒不可遏地拿着正在给老汉刮脸的刀子,冲着一个痞子肚子捅了过去:“狗日的,你们欺人太甚了,老子受够了你们的气了……”   俗话说:“兔子急了也咬人”秋生真的急红了眼,像个疯牛一般怒吼着,也不考虑后果了,小刀子在那个痞子肚子上乱捅一气,顿时,那个痞子身上血流如注,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痛苦地号叫着。其他人一见秋生拿出了破釜沉舟的架势,一下子四处散开了,边跑边慌张地大喊着:“不好了,理发店里杀人了……”   县医院的救护车来了,那个受伤的痞子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镇上派出所的警车来了,秋生被警察带走了,理发店被贴上了封条。看着理发店被封了,有些人慌了,因为在他们的手中,还有理发店里的会员卡,店老板被抓了,手上的卡不是眼看着要打水漂了吗?      四、   会员卡是春生的主意,那年他在县城里理发,看到理发店里的理发人手上都拿着一张卡,理完发以后,店老板用笔在卡上一划,他好奇地问店老板:“老板,你们的卡是怎么办的?”   老板告诉他,这些办卡的都是店里的老顾客了,办了卡的会员享受店里的优惠待遇,这样店里赢得了众多的顾客,大家互惠互利,皆大欢喜。因此很多人选择了办卡的方式来店里消费。   春生把这种方式告诉了哥哥。秋生一听,高兴地说道:“咱们也办卡,镇上的理发店好几个,买卖越来越不好做,这样咱们也能拢住老顾客的。”   秋生根据农民的消费水平,最终把卡中的消费价格定在了五元,就是办卡的会员一百元可以在店里消费二十次,这样比一次理发七元的价格要便宜许多,比城里的价格还要优惠许多。这样的消费模式给镇四周的农民带来了新的消费理念,大家感到很新奇,奔走相告。理发店在镇上是个老店了,店老板春生、秋生兄弟俩为人厚道,待人彬彬有礼,是个谦谦君子。老顾客对他俩人品交口称赞,大家也信得过他们。一时间,来店里办卡的农民很多。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理发店老板被抓,店门被封。持卡的人慌了,大家既可怜他们兄弟俩的不幸,又心中惴惴不安,一时间,人心惶惶,大家拿着卡聚集在店门口,见到春生来了,把手中的卡争先恐后塞给春生,纷纷要求退卡。   娘来了,看到阵势,急得用哭腔对大家大声地说道:“大儿子出事了,还有二儿子,大家放心,我们不会让大家的卡作废的,我们跑不了的……”   春生悄声对娘说道:“娘,您回家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来,我给大家退卡……”   娘着急地说道:“家里没有钱了,刚刚给派出所送去五千块钱,捅伤的人家住院用的,我已经把家里的钱拾掇干了……天哪,真是祸从天降啊;这该怎么办啊……”娘说着大哭起来。   春生一听,心一下子被浇了盆冷水。他镇定了一下,对着激动的人群拱着双手,高高举着喊道:“大家不要慌,我们是讲诚信的,店被封了,我还在,我会每天来店门口来给大家理发,手里挣了钱,就会及时给大家退卡的。如果你们不愿意退卡,我会接着为大家服务的。给我半年时间,我会把我说的话兑现的。”   春生的话安稳了人们的激动情绪。人群很快安静下来。但仍有人不相信地问道:“我们怎么会相信你的话,你又不是镇上的人,你走了,我去哪里找你去?”   有人在迎合着:“就是啊,我们互不相识,又不认识你的家门,你一跑了之,糊弄了我们,我们朝谁说理去?”   春生听了这话,他做出了一个令在场的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钥匙链,在上面挂着个水果刀,他毅然拔出水果刀的刀片,用左手一挥,锋利的刀锋划在右手的食指上,顿时,右手的食指鲜血淋漓,他举起带血的食指,在店外的墙上写下几个字:“欠债还钱,决不食言!”   鲜红的字体,血淋林地写在了店的墙壁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醒目,触目惊心,这是春生给乡亲们立下的披心沥血的誓言,这样的铮铮男子汉还有什么让人怀疑?在场的人顿时震惊了,一阵鸦雀无声的寂静,之后,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久久回荡在镇子的上空……      五、   从此以后,在被封的理发店门口,春生摆起来理发摊。他面前摆着一个椅子,手里拿着理发工具,每天在给来镇上的乡亲们理发,他拖着日见病重的身子,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干一会儿,脸上都会冒出豆大的虚汗,这时,他会停下来,稍微休息一会,擦一擦额上的汗,接着给人理发。顾客是坐着,而他是站着,每天身上是无尽的痛苦。   回到家里,在娘的面前,他强装着笑脸,给娘一种表面安慰。等躺在床上,他腹中的痛疼会浑身抽搐起来,痛苦像一条条小虫子,在一点一点咬着他的心,他咬着被角,牙齿咯咯作响,两手发抖,胸口压迫的难受,有时简直要停止跳动了,嗓子仿佛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这时,他会吃些止痛的药,本来一次吃一两片的药,他要加倍地吃;到后来,成板地吃;再到后来,止痛药也起不到作用了;他干脆不吃了,每天强忍着渗入骨髓的痛苦,在和死神搏斗着。   娘在家里给他包好了饺子,他在家里只是吃了几个,再也吃不下去了。娘含着眼泪说道:“春生啊,这段时间,你脸色难看,消瘦了许多,是不是身上不舒服?休息几天,去医院看看吧,你哥哥的事还没有着落,你可不能再倒下啊!你们哥俩都倒下了,不是要娘的命吗?”   西安有哪些癫痫病的医院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水平好郑州癫痫病去哪才能治治疗癫痫北京哪个医院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