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星月】众类亦云茂,虚心宁自持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咏竹》   南天春雨时,那堪雪霜姿。众类亦云茂,虚心宁自持。   夕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   ——薛涛   浮生如梦,为欢几何。我们每个人都会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候流连于红尘,期待着真情,渴望着真爱;却又真情难觅,真爱难寻。人们总是妄想雕刻时光,到头来,却总是被匆匆跋涉的时光雕刻着。有时候,我们甚至来不及体会那些稍纵即逝的日子,是多么幸福;便无奈地看着它由浓而淡,由淡而终、由终至无,最后再无痕迹。   其实,人是随缘来到世上的,人世间的情感纠葛,自有其自然之道。聚如是,散如是、生如是,死如是!飘风不可终朝,聚雨不可终日;青春不可常在,人情不可永远。即使是最硬的弓,拉的太满也会折断。即使是最美的月亮,也会有盈亏之时。天地万物尚不能长久,何况是人,是情、是爱?   所以,这今生的情,前世的债,有谁又能够真正的算清?不如怀一颗淡泊之心,在静谧的时光里,与诗香为伍,与清风对话,与日月抒怀。恬淡优雅地面对世俗,谈笑风生地面对岁月,虚怀若谷地面对人生。   薛涛——(768年-831年),字洪度,长安(今陕西,西安)人,通音律,精诗赋。与刘采春,鱼玄机、李冶合称唐朝四大女诗人。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合称蜀中四大才女。因父“薛郧”做官而来蜀地。八九岁时,一日其父坐庭中,指井梧示之曰:“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令薛涛续之,薛涛应声曰;“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其父闻后,除了讶异女儿的才华,更觉得这是不祥之兆,恐其女以后沦为迎来送往的风尘女子。   果然不出父亲所料,薛涛十六岁时,父死,家贫,母孀居,二人相依为命,生活极其窘困。因其文才绝佳,容姿既丽,迫于生计,遂入乐籍,成为官妓。与当时的名士元稹,牛僧孺、张籍、白居易、令狐楚、刘禹锡、张祜、段文昌多有唱酬往来。   《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   朝朝暮暮阳台下,雨雨云云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薛涛的才情与美貌名动蜀中,据说:剑南节度使先后共换了十一位,每一位都被她的绝色与才华所吸引。最先赏识薛涛的是名臣韦皋。韦皋听说薛涛,诗才品貌出众,且出身不俗,是官宦之后。在一次酒宴中,应韦皋之邀,薛涛即席写下这首《谒巫山庙》。   薛涛这首诗写的是过巫山神女峰,《谒巫山庙》的情景。大有凭山凭水吊望,感喟世事沧桑的味道。这样见地深远,雄浑豪迈的诗,出自女人之手已是不易,出自一个官妓之笔更是殊为难得。不禁让席间众宾客十分叹服她,除了美色之外的眼界与心胸。所以薛涛的诗好,后人赞:“工绝句,无雌声。”是有道理的。   韦皋是一个唯才是用,不歧视出身的男人。从此,他将薛涛收入官邸,做自己的女校书,帮其处理公文。自此,薛涛声名鹊起,她的艳名也随着蜀江水,越流越广。当时有个叫王建的诗人,曾千里迢迢写了信去,赞美薛涛:《寄蜀中薛涛校书》“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从此,“女校书”、“扫眉才子”便成为薛涛才名的代称。   《十离诗》   《犬离主》驯扰朱门四五年,毛香足净主人怜。无端咬著亲情客,不得红丝毯上眠。   《笔离手》越管宣毫始称情,红笺纸上撒花琼。都缘用久锋头尽,不得羲之手里擎。   《马离厩》雪耳红毛浅碧蹄,追风曾到日东西。为惊玉貌郎君坠,不得华轩更一嘶。   《鹦鹉离笼》陇西独自一孤身,飞去飞来上锦茵。都缘出语无方便,不得笼中再唤人。   《燕离巢》出入朱门未忍抛,主人常爱语交交。衔泥秽污珊瑚枕,不得梁间更垒巢。   《珠离掌》皎洁圆明内外通,清光似照水晶宫。只缘一点玷相秽,不得终宵在掌中。   《鱼离池》跳跃深池四五秋,常摇朱尾弄纶钩。无端摆断芙蓉朵,不得清波更一游。   《鹰离鞲》爪利如锋眼似铃,平原捉兔称高情。无端窜向青云外,不得君王臂上擎。   《竹离亭》蓊郁新栽四五行,常将劲节负秋霜。为缘春笋钻墙破,不得垂阴覆玉堂。   《镜离台》铸泻黄金镜始开,初生三五月徘徊。为遭无限尘蒙蔽,不得华堂上玉台。   据说;红得发紫的薛涛,难免恃宠而骄,引起了韦皋的不满,一气之下将她发配到了松州。松州地处西南边陲,人烟稀少,兵荒马乱。走在如此荒凉的路上,薛涛内心非常恐惧。于是,她写下了这十首著名的离别诗,差人送给韦皋。   这十首诗是用犬,笔、马、鹦鹉、燕、珠、鱼、鹰、竹、镜来比自己。而把主,手、厩、笼、巢、掌、池、臂、亭、台比作是自己所依靠的主人韦皋。只因犬咬亲情客,笔锋消磨尽、名驹惊玉郎、鹦鹉乱开腔、燕泥污香枕、明珠有微瑕、鱼尾折芙蓉、鹰窜入云霄、竹笋钻墙破、金镜蒙尘埃,所以引起主人的不悦而厌弃。   薛涛的构思很是巧妙,走笔都是身边的寻常事物。写诗最难得的就在于,能把身边的事物写得娓娓动人,如泣如诉。甚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态势。韦皋看过十离诗后,立刻派人把薛涛追了回来,两人和好如初。后,薛涛脱去乐籍,成了自由身。   韦皋逝后,薛涛常年居于成都浣花溪上。满怀诗意的她用胭脂掺水,制出桃红色的小彩笺,用以写诗,酬和。这就是后人称赞的“薛涛笺”,也是诸多文人墨客书房里经久不息的沉香。   在韦皋死后四年,四十二岁的薛涛等来了比她小十一岁的元稹。那是元和四年的三月,在司空严绶的撮合下,薛涛在梓州结识了,当时任东川监察御史的元稹。元稹是个名垂千古的诗人,与白居易齐名!现代人对他最熟悉的就是那首;“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两人一见面,薛涛走笔作《四友赞》,赞砚、笔、墨、纸:“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引书媒而黯黯,入文亩以休休。”薛涛的从容优雅,才情卓异,使元稹大为惊服,倾慕不已。   为了博得薛涛的芳心,元稹居然巧妙地称呼薛涛的字——洪渡;那句洪渡从元稹口中温柔地呼出,薛涛顿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与激动。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有人记得她的字。更没有想到爱情来得,那么的突然,那么令人卒不及防,那么不可阻挡。于是,二人两相倾慕,同时融化在爱的热流之中。从此,此生有你,世间再无他。   但是好景不长,一年以后,元稹完成了蜀地的任务,预返京都。临别之时,许诺于薛涛,了却公事之后,再回成都与她团聚。薛涛满怀感伤地写了一首诗为元稹送行:《送友人》“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从此,薛涛重回了浣花溪上,就像妻子那样,默默地等待着元稹归来。   元稹是一个用智,而不是用心去谈恋爱的男人。离开后的他,刚开始还一直保持着,与薛涛的书信往来。后来,却移情别恋于年轻貌美的歌女刘采春,刘采春也是唐朝四大著名女诗人之一。她的才情与美貌不次于薛涛,两人热恋如火如荼。就这样,痴情的薛涛带着期许和承诺在默默的等候,以为找到了真爱,最终却是痴心错付!   《春望四首》   (一)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二)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三)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四)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春望四首》是薛涛爱情诗的代表作,也是她对元稹痴心错付的感慨。花开满园无人同赏,花落一地无人同悲。拈草编成同心结,却无知音人可送。曾经花前月下的灯火,两情相悦的风烟,经过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洗礼,已然褪色,消瘦、苍老。露水情缘,潮起潮落,朝生暮死,如巫山云雨般容易消散。一张薄薄的桃笺,终究留不住虚情场中是是非非的情感。   薛涛心里明白,爱是两个人的事,只要一方不爱了,也不必恩恩怨怨反复纠缠。从此,退隐浣花溪上,不往凡尘事,不恋繁华景,不再参与任何诗酒唱酬之事。   俗话说:懂得放手,是一种宽容,是一种从容,是一种生存的智慧,是一种谦逊的姿态。薛涛的一生都是个聪明机警的女子。她审视度势,一直能够冷静地摆正自己的位置,知道什么时候该放手,什时候该低头,柔刚并进,进退有度。和韦皋交往如是,和元稹交往也如是。一旦确认元稹的心已走远,便不多作纠缠,安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   《咏竹》   南天春雨时,那堪雪霜姿。众类亦云茂,虚心宁自持。   夕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   退隐浣花溪的薛涛,在吟诗楼前种起了许多翠竹。穿起了一身素雅的女道士服饰,终日在竹林里弹琴赋诗。还给竹林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琴丝竹》,并题了这首;《咏竹》诗。此诗的大意是说:竹性质朴而淳厚,虚心而正直,刚毅而清奇,无私而有节。可见薛涛的心态,恰如其坚韧不拔的竹。不论是繁华还是寂寞,不论春寒还是冬雪,始终以一种平和的心态淡然处之。   同为女子,我们看鱼玄机,感慨的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二十六岁的鱼玄机因妒挞死了侍婢绿翘,断送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再看李季兰,感叹的是“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李季兰因感情的失败,从此,一蹶不振,放浪无忌。我们再看薛涛,不禁叹服她“众类亦云茂,虚心宁自持。”淡然处事的心态。与鱼玄机,李季兰相比,薛涛倒显得更多一份庄重与高贵。   这样的女子,活得雍容自在,也活得恬淡自如。她隽秀的才华,横溢的诗情、过人的智慧、和独善其身的秉性。如在一盏茶里浅酌清欢,微苦、回甘、香浓,恬淡。如在一首诗里品味墨香,温情、绵长、优柔、隽永。 武汉治疗癫痫贵的医院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好不好癫痫发作的前兆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