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部文学 > 文章内容页

乡戏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9-11 分类:西部文学

有一段时间了,算起来应该是不下于两年,对于看戏我非但没瘾,甚至可以说是不看。偶然有一天,路过戏院的门口,就看到一块巨大常州奔驰车祸:供称途中突发晕厥,西安中际医院知名脑病专家赵明星详解发病疑点的广告牌,巨型的广告牌子上写着:今晚举行大型歌舞晚会,XXX,XXX将出席晚会并演唱歌曲,我一下就被广告词吸引住了。因为我刚学会写歌词,于是就花了几十元买一张入场券坐到了戏院的前三排。

歌会开始了,是现代流行的摇滚,唱的也是现代流行的歌曲,只是演员并不太出名。随着曲调节拍的不断变换,演员们摇动着身体,大幅度晃动脑袋,当时我想,倘若扭坏了胫骨、摇浑了头至成了脑振荡怎么办呢。

看着这流行歌舞的疯狂,我突然想起小时侯在乡下看戏的情节来。

那时候的戏才叫真正的戏,五、六个人组成一个戏班子,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咿咿呀呀地唱,到底唱了些什么,我实在没有听明白。后来,我稍微大了一点,大概也就是五岁的样子吧,再跟着大人们去看乡戏,听大人们说,那演的戏叫《彩蓝船儿》、那唱的叫五句子歌儿。

有时出来耍大刀的,大人们就指着穿花衣拿大刀的花旦,对我们说那戏是京戏。儿时对于乡戏的依稀记忆就是从这时侯开始的,虽然压根儿对京剧是不太了解。只是到了后来,看电视里的京剧就觉得乡戏里演唱的京剧是差了一大截,值得庆幸的是,乡戏中毕竟还是演绎了京剧。

第一次看乡戏是奶奶带着去的。那一次,月色朦胧,天象要下雨,刚开始,大人们是不让去的,母亲说:“看看这天,快要下雨了,去看戏淋湿了病了怎么得了,再说,这么多一摊子的家务事儿等着做呢。”母亲说她的,可我却执意要去,大哭大闹着往外跑,母亲拿着一根竹鞭拉着我很很地抽了几下,我便哭得更凶,恰在这时父亲从外边归来,看着黄冈市癫痫治疗母亲凶巴巴的样子,马上埋怨说:“孩子还小,就不能想想其他别的法子么,这么会打坏孩子胫骨的。”

母亲的火气正大,听父亲这么一说火气更大了,“都五岁了,还小么?一家八、九张嘴等着吃饭呢,小队里又老是缺粮少工分的,肚子就闹不饱了,还闹着看什么戏,乡下的戏有啥看头?可这孩子就是犟,非要去不可……”母亲说了一大串,我象是什么也没听清,依然大哭大闹着要去看戏,看着这种场面,父亲大吼了一句什么:“烦死了﹗”

这时,奶奶佝偻着身子从后院里走出来,边走边咳嗽着说:“吵什么呢,有啥事不好商量的呢,偏偏就要吵架?”等奶奶弄清是因为我要去看戏而导致的,奶奶刻满岁月络痕的脸顿时舒张了,奶奶微笑着说:“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呢,不就是海海儿要看戏么,海海儿,别哭,奶奶这就带你看戏去。”听了奶奶的话,我停止了哭泣。

奶奶说话轻言细雨,却平和了一场家庭战争。父亲瞪了母亲一眼,母亲瞪了我一眼,我倒是特别高兴,还开心的笑。见我笑了,奶奶也笑了。奶奶又说:“家里有困难,也不能光吵架呀,小娃儿好玩是秉性,和气才能生财嘛。”奶奶的话象是说给父母听,又象是说给我们听,更象是自言自语。奶奶的那一番话语至今锲刻在我的记忆里。总之,那天我和奶奶是去看了乡戏。

那一次的乡戏刚刚演完,正如母亲所说的那样,天说下就下起了雨来。奶奶脱下她的布衫搭在我的头上遮雨,然后背着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黑夜中摸索着,奶奶终归是年迈力衰,没走几步就跌了一跤,我被甩到了路边的草丛中。奶奶从地上爬起来,摸着黑喊道:“海海儿、海海儿,你在哪儿呢。”听到奶奶颤抖的声音,我马上应答:“奶奶,我在这儿呢。”边说着奶奶顺着声音找到了我,奶奶一把将我拉起来抱住,就在奶奶抱我的同时,我感觉奶奶的手上有一种黏糊糊的东西,雨是越下越大,奶奶就躬腰抱着我一步一步的前移。

回家后,才发现奶奶的手臂被划破了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因为淋雨,奶奶重感冒卧床不起,父母请来了好多医生治疗都不见病情好转,奶奶终究在那一年的冬天与世长辞。奶奶在临终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伸出那双骨瘦嶙峋的手,摸着我的头,面带微笑,一句话也没说(准确的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就去了。现在回忆奶奶那时的笑,包涵的寓意太多:有希望、有憧憬、有遗憾、有留恋、有抱怨……

奶奶的过世,于我的打击太大。后来的几十年,致使我一想起来就后悔,这一切都归罪于“乡戏”。何以要演那破戏呢。对于乡戏就这样淡忘了三十多年。

淡忘了几十年的情结因为几曲现代摇滚激起来了,置身于这音乐世界感觉乡戏是差了一段距离,少了一些情调,但在这场合,乡戏的纯情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

无论是听现代摇滚还是看乡戏,窃以武汉癫痫医院在哪里?为都是在传播中华文明。在物欲横流的社会,还能追求一点精神生活,毕竟是一件善事。

感受现代流行歌舞,免不了又要想到乡戏,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