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都江堰漫笔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影视戏剧
摘要:登上飞檐翘角的仿古亭阁秦堰楼,放眼望去,千里岷山横空出世,巍然挺立,似接天外,迷蒙辽远,显得更加高峻和神秘。我们一路见到的蜿蜒奔腾的岷江,到了这一带平野,一下境界大开,形态温馨,似巨大的绿色飘带静静地浮在碧野绿水间。青山绿水,色彩分明,村落楼群,点缀期间,和谐自在,眼前之景真个如一副清丽明媚的巨大水彩画。 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都江堰一带震情严重,可都江堰却完好无损,中国的工程如能有这样的高质量,那才是值得骄傲的。只是在都江堰江头的秦堰楼被震倒了,那旁边的堰功堂也倒了。不禁有些惋惜。好在现在已重建。于是不由想曾经在都江堰的见闻与感慨。   一   登上飞檐翘角的仿古亭阁秦堰楼,放眼望去,千里岷山横空出世,巍然挺立,似接天外,迷蒙辽远,显得更加高峻和神秘。我们一路见到的蜿蜒奔腾的岷江,到了这一带平野,一下境界大开,形态温馨,似巨大的绿色飘带静静地浮在碧野绿水间。青山绿水,色彩分明,村落楼群,点缀其间,和谐自在,眼前之景真个如一副清丽明媚的巨大水彩画。   凭栏俯瞰整个都江堰水利工程,尽收眼底。岷江之水涌涌而来,渠首鱼嘴工程,像一只巨大的楔子,直插江心,把涌动的江流一分为二,叫它按内四外六的水量分道扬镳。而鱼嘴紧联的金刚堤如一把巨大的金梭,把大江散流的条条银水,编制在一起,形成一个水的网络,让江水散流听凭调度,各有奔程。   转身南望,江水分渠而去,离堆居立期间,与人字堤隔水相呼。离堆之上一片葱绿,可见伏龙观等建筑挺出在绿荫之上,似乎是一个别具一格的庄园。而离堆东向的峡口在绿丛中隐约可见,让人不忘温文中的惊险。宝瓶口就在这一带。虽然这里看不到,但可以想像那里的峭壁悬崖的奇观和江水东流的委婉曲折。想像虽是虚设,但后来我们在人字堤上“千万亩纪念碑”前观看宝瓶口,真的是江水奔涌由此进入川西平原,而玉垒山中断处,刀切斧劈的崖壁峭然陡立,与离堆处组成了一个瓶颈,有机控制着水的流量。印证了想象的合理。   折身东望,川西平原无垠无涯,都江水滋润得这片土地一派翠绿妩媚。村落依稀,广畴田野,条条水溪分割、串缀,组成一个水系灌溉联网,真的是天府之田,禾苗茁壮,丰收在握。   多少诗人墨客曾在这秦堰楼头观望奇景,吟咏兴叹。毛泽东1958年也在这儿观望都江堰,不知有没有留下过诗词。如今我站在那些伟人文豪站立的地方,面对悠然在目的都江堰整个水利工程,倒也颇有感触。那鱼嘴分水堤、飞沙堰泄洪道、宝瓶口引水口与岷江水道组合的那么自然和谐,如果不是现在的水泥浇制的样子,也许会看不出人为的痕迹。用自然之形态,凭地理之特征,掌水流之情状,因地制宜,巧筑巧开,这也许是这个工程流芳千古的重要因素。我忽然明白,“人定胜天”决不是对自然施加强力去任意妄为,而是充分地掌握自然,运用自然,顺势利导,谐和调节,化险为夷,化废为宝,不是损害自然,破坏环境,而是改良自然,改善环境。这该是人类智慧的至高显示,也该是人类生存的最高境界吧。都江堰留给我们的决不单单是一个水利工程,更是人类与自然和谐交融的一部范典。   从秦堰楼下来,忽然记起先前看到的一幅今人长联,很有意蕴,颇值玩味,于是就抄录下来,在此共飨:   八百里青城山川别具!有奇峰天下称幽,圣境瀛寰赞绝。纵览且高登:观秦守渠,仰文翁绩,问张陵道,读杜甫诗。伟烈殊勋,奠立了鸿基骏业;骚人韵士,吟哦些丽句华章。史籍溯名区,不尽往哲先贤,胜迹遗微光百代;   两千年古堰气魄何雄!看雪岭西来环抱,都江东去奔腾。抚今犹忆昔,:兴灌阳貌,焕蜀郡姿,开玉垒云,壮锦官色。甘霖美露,染成它碧帐金毡;铁笛银鹰,迎得那贵宾嘉客。豪情抒望眼,最是平畴沃野,禾风麦浪势千里。   人文与自然的有机柔和,才会产生永恒的魅力,品尝不尽的风华。   二   都江堰上空的天是湛蓝的,阳光映着彩云辉亮山间,只觉岷山高峻,江水委婉,都江堰把陆地与水路交融成别致的青翠景象,画在玉垒山下。就像李冰把他的才思印在了千年的汗青之上,让人品尝。   川西平原的碧树江村,承载着都江堰的德水恩波分外葱茏葳蕤,我依稀感到,李冰的心紧系水情,而那柔柔的情洞照二千多年,依然温存。   据说李冰从小聪慧,在博学多才的父亲李余的严加管教下,他饱读诗书,对自然科学尤其喜爱。其父李余曾与秦相范睢在楚国同拜那位培养了苏秦和张仪以及孙膑与庞涓这样学生的鬼谷子为师。爱子之心,成就了家教的生动严谨,让少年的李冰,有了别样的教诲和启迪。少年时期,他在屋旁平地里插上竹竿,做成日晷,观察太阳运行轨迹,计算时刻,绘成日行轨道图;又在自己的卧室开了一个小天窗,夜间观察月亮的运行轨迹,并绘制了月行图和月的变化图;还根据对日月星辰,云雨雷电的观察探索,总结了一套气象规律预测天气,并编成农谚传给农人。青年时期,李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踏遍秦山,游弋泾渭,东进中原,南下郢都,在各地考察山山水水,积累起丰富的地理知识。公元前272年,名相范睢力荐,年轻的李冰便风尘仆仆来到巴山蜀水,担当起治蜀重任。   作为蜀郡太守,李冰,真的心如冰洁,他没有像前几任郡守那样,或奉承上官,勾通宦者,求官求禄;或凭仗蜀府地理资本,作威作福,压榨取民众,中饱私囊;或滋生野心,独立为王,谋反朝廷……,他深知为官的本分,他懂得郡守的职能。他知道要守住本分完成职能,是艰巨而困难的,然而他没有退缩。他的潜意识里或许有着对大禹的深重敬意,他的理念上或许有着孟子的“民本”意识,他的智商上或许更有着对水利的钻研细胞,他的情感上或许有的是更贴近生活的实践因子。   于是。一到蜀郡,这位省厅级官员,不是只坐在官衙看看文件,听听汇报,发发指示,也不是铜锣开道,前呼后拥巡视州县,显扬威名;而是带领几个随从,便衣简装,走乡访村,调查研究。他亲眼看到当地严重的灾情:发源于成都平原北部岷山的岷江,沿江两岸山高谷深,水流湍急;到灌县附近,进入一马平川,水势浩大,往往冲决堤岸,泛滥成灾;从上游挟带来的大量泥沙便常淤积在这里,抬高河床,加剧水患;特别是在灌县城西南面,有一座玉垒山,阻碍江水东流,每年夏秋洪水季节,常造成东旱西涝。于是人民疾苦,地方经济萎缩。他访问了当地父老,察看了各地的实情,下决心要治理岷江。于是他和部下沿岷江岸进行实地考察,了解水情、地势等情况,制定了治理岷江的规划方案。   凿穿玉垒山引水东流是治水的关键。他组织上万民工,身先士卒,来到了玉垒山头、岷江岸边,进行这一艰苦工程。当时的工具和技术都十分原始,靠手工敲石,进度十分缓慢。他谦和地走近民工,认真听取意见,提炼群众智慧,改正施工方法,于是,玉垒山头响起了爆炸声,可那时还没有炸药啊,怎来爆炸声?原来是民工在岩石上开沟糟,放上柴草,点火燃烧,从而使岩石爆裂。这是一种热胀冷缩原理的实践,也许那时讲不出什么原理,但却是一种富有科学意味的体现,这正是李冰采之于民而综合实施的一种方法。于是进度加快了,终于在玉垒山凿开了一个宽20米的把岷江水引进川西平原的宝瓶口子。   李冰的聪明就在于坚持从民众中集中智慧开拓视野和科技的现实性。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有限,只有能广纳兼容的人才能有非凡的机智。   尽管他“知天文地理”善“识察水脉”,却没有自高自傲。以后的每一个工程中,他总是与民众一起商讨,共同寻求巧妙方法,使自己的治水之法与本乡的实用之法有机糅合,并归纳筛选,在实践中实施改正,不断取得了可贵的治水经验。修筑分水堰时,无论是竹笼卵石的江底拦截,战胜急流,还是“鱼嘴”形态的设计,以及飞沙堰的有效的临时性截流装置杩槎设计,都印证着他与民众心心相印,乐于吸取民众经验的平易的工作态度和方法。只有一个心里有民众的人,他才会走近民众,他才会重视民众的智慧,他才会采纳民众的意见,他才会为民众而不辞艰辛。这正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倾听群众呼声,反映群众意愿,集中群众智慧,让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利益的最好体现啊。这使我想起焦裕禄,想起孔繁森,不过,他们都只是七品芝麻官,似乎跑基层的事是该多一些,而李冰是省长,位在五品左右,竟是这么的深入民众,这样的立足基层,这样的与民同劳,实为千古少文。   一个堂堂郡守,一个省级干部,居然不在官衙办公,不在空调室里看看报喝喝茶想想蜀郡大事,竟在山野奔跑,与水石为伍;居然不住在华华大堂,却在江边安寨,却把心思用在治水,却与民工走得这么近,岂不是忘了政治大事?岂不是淡了官职本分,忘了身份尊卑?   李冰笑了笑,摇摇头,依然指挥民工把石犀埋在内江中,作为岁修时候淘挖泥沙的深度标准。是的,他有他治政的标准,这就是利民。其实他的标准后来被清朝四川巡抚杭爱点破:“国以民为本,民以粮为天,重视农业乃为政之首。”   “都江堰水沃西川,人到开时涌岸边。喜看杩槎频撤处,欢声雷动说耕田。”(清.山春《灌阳竹枝词》)这治水正是归政道于农的具体体现。在封建社会,当“万民欢声雷动”纷纷投身耕田之时,也是政治清明之时。他正是把握了治政的关键,抓主旨,第一把手挂帅,一抓到底,坚持都江堰八年多的奋斗,不仅解决了岷江泛滥成灾的问题,而且从内江下来的水还可以灌溉十几个县,灌溉面积达三百多万亩。从此,成都平原成为“沃野千里”的富庶之地,获得“天府之国”的美称。李冰的聪明就在于,深懂文以“贵本”理以“贵用”的思辩。除水害、兴水利是治国安邦的大事。这一点,在我国的古籍《管子?度地》篇内有精辟的阐述:“善为国者必先除其五害。:水一害也,旱一害也,风、雾、雹、霜一害也,厉(疫病)一害也,火一害也……五害之属水为大。”抓住治水这一治政之根本,用运“理”的知识技能,从改造社会生产,治理生存环境的现实着手,达到了双重丰收。他一方面心怀百姓,虑及民生,一方面谙熟治水机巧。这种机巧无疑是他治政之实用啊。你看,他治水继承了大禹之法,导之而非堵之,他不用筑坝拦水的方式,而是用“四六分水”的办法来治水,不仅只是为了防洪,还有一种兼利天下的理念,即“我用水也想着让别人用水”,不忘他乡他人,虑及千秋万代生存。于是才有了这传送千秋万代的的业绩。看一看黄河上建了多少坝,就知道黄河怎么也逃不脱断流的命运了。因为建坝“上游独占”,层层截断水源,只为自己得利,那管别人和以后。这跟李冰天人合一的治水哲学背道而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道德经里的这句有关水的话实际上也提供了治水的原则。“四六分水”,各得其所。“本”“用”兼管,非有头脑之人很难同取成果。   李冰的聪明就在于坚持从民众中集中智慧开拓视野和科技的现实性。一个人的智慧毕竟有限,只有能广纳兼容的人才能有非凡的机智。每到一处,每进行一项工程,李冰总是走向民众,虚心礼下,听取民众的意见,使自己的治水之法与本乡的实用之法有机糅合,并归纳筛选,在实践中实施改正,不断取得了可贵的治水经验。   李冰的目光透过巍巍岷山穿越茫茫江流,看到了平川万里稻花香,看到了万民欢欣的和乐之景,懂得了自己的责任所在,于是他把这个主旨紧紧把握,方寸不乱。他在四川任职期中,不仅创建了造福万世的都江堰,还建了许多有益于民的工程。除了修建都江堰外,他还在成都市建了七座桥,修石犀溪,在祟庆县修建文井江,在广部凿盐井,在乐山三江江流处治理河道,在宜宾治理水道,在什邡县疏通洛水河道,引水灌溉……那里有关乎民生的情况,他就奔赴那里,直至最后累死在什邡洛水的治水工地,安葬于章山山麓。一片冰心关民情。关心群众疾苦,体察群众情绪,与群众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不正是李冰的写照。   这位都江堰的首创者,这位蜀地的行政长官,这位机智的秦国郡守,这位民生在心的政治家,这位富有事业的水利专家,他就这样微妙而有机地把治政治民与治水融合在了一起,他不但修建了一个物质的堰,他更营造了一个文化与精神的“都江堰”,有了这样一条“堰”,才会无所不能,无望而不胜。   是的,我们站在都江堰边,目观江水奔流,心怀崇敬,思念李冰,寻找李冰,因为现在似乎更需要“李冰”。      四肢抽搐是癫痫症状吗天津羊角风医院哪家最权威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疾病比较好?持续性癫痫如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