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心灵族谱散文诗

来源:山西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中考作文

   (一)族谱
  
   古老的姓氏,披着神秘的外衣。
   祖先建起的祠堂上,外人不可随意入内,那里敬奉着一个家族神圣的记忆。
  
   纸张暗黄,多少家长里短,都化为乌有。
   但英雄的事迹,先人的轶事,仍会经常被年长者提起,他们口口相授代代相传,他们在故事里面露自豪,也在故事里泪沾衣襟。
  
   这蝇头小楷,记载着闪光的旧时代。
   被写下的每一个人,都在横平竖直的时间,站成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而时间锋利,被拉长的身影遗下冷月。
   纵然江山撩人,却难抵光阴似箭,再多的豪情、再多的雄心,都在花影横斜中冷却迷离。
  
   人间多少事,都似一场梦,梦里梦外,躲不开雁过留声的漩涡。
   此时正当日上三杆,阳光偌大,我躲在一首未完成的诗里,试图让世俗的躯体,溢出野菊花的暗香。
  
  
   (二)高庄村
  
   我在千里之外的上海望你。
   悲伤成河。
   这被众神诅咒过的村庄,暮檐凉薄的村庄,苦厄如莲子之心。
  
   夜暮四合,乌鹊归巢.
   那十二个出窍的魂魄,是否还耽溺于痴缠的路上,不知歇息。
  
   每当想起他们,我的内心便生满荆棘。
   倘若我泪眼滂沱,万物能否怀有慈悲之心;倘若将我的灵魂也交付于它,能否换来澡雪之音,空山之仁。
  
   我一次次仓惶逃离,又一次次地小心翼翼地靠近。
   西淝河水被酿成一坛好酒。
   大街上堆满浑浊的宿醉,却没有人借着酒劲忏悔,巨大的孤独布满了寂静的麦田。
  
   这被众神诅咒后抛弃的村庄,啼痕落满寒霜。
   陈旧的影子倾斜下来,压着一个游子的胸膛,他身似浮云,心如飞絮,华发白了少年头。
   他扶着洁白的骨头,他握着滚烫的心肝,却低下了不得已的头颅。
  
  
   (三)祖父
  
   曾祖父留下的三百亩田地,在你的手里被革了命。
   当初的大宅院,成了别人家的屋檐,枯黄的草木,挡不住秋风。
  
   你抱着妻儿,把头低的比命还矮半截。
   你挺过了饥寒交迫的侵袭,却躲不开人言可畏,躲不开一茬接一茬的批斗。
   一把把涂满毒药的利剑,掀翻了你体内的宫殿。
  
   病灶像一柄闪光的斧头,高悬在头顶。
   你一直在等它落下,以雷霆之势,砍掉这苦难的一切。
   而它只会一次又一次落在你的肉体之上,不致命却贯穿心肺鄂州那个医院能治癫痫,像迎着北风的干咳,每一下都能吐出鲜红的血。
  
   终于有一天,你待巨大的落日,隐去了仅剩的一点余温,悄悄回到了漆黑的屋里。
   你把生活的绳索,穿过了横在上空的房梁。
   这横在悬崖两端的绳子,度完了你一生的苦厄,度完了尘世所有喧嚣的雾霾。
  
   彼岸的村庄,清风徐徐,阳光柔媚。
   浩大的寂静之中,你牵着父亲的手站在斑驳的船头,望着剩下的人间,放下悲喜。
  
  
   (四)曾祖父
  
   干净的西淝河水,流过亲人世代居住的村庄。
   你把又粗又黑的辫子,盘在黝黑的脖子上,站在装满货物的船头,任风吹开衣衫上的纽扣。
  
   你望着这埋葬着祖先骨植的热土,热泪盈满眼眶。
   岸上的家人,向你使劲地挥手,我年幼的祖父,站在你妻子的身旁,哭得像个泪人儿。
   悲欢离合都是生活赐予的厚礼,留恋不舍与肩上的责任,这像一个跷跷板,随着身下的波浪起起又伏伏。
  
   你是船长,也是一位勇敢的水手。
   每一次出行都像一个庄严的仪式,每一次远航都满载盛大的希望,像这两岸的庄稼地,麦浪翻滚,犹如闪光的金子。
  
   你将目光投向远方。
   大船驶出淝河进入更为宽阔的淮河。急湍的河水像长着黑色獠牙的怪兽,放肆地追着你跑。
   天空倾斜,狂风挟着惊雷,在汹涌的水面炸开一个又一个漩涡;暴雨冲刷着你古铜色的肌肤,你炯炯有神的双眼,紧紧盯着前方,双手铁锚一样握住生命的舵盘。
  
   每一次你都要带着水手安全返航,把他们交给岸黄冈治小儿癫痫医院上等候的亲人。
   你也要把自己一次又一次安全地交给妻儿和父母,把自己的骨头交给生你养你的村庄。
  
  
   (五)黑爷
  
   我的童年,似一顶破旧的黑帐篷。
   遮住了阳光、花香与鸟鸣。
   只有黑爷视我如珍宝,让我骑在他的肩膀上,在人群中飞来飞去,并用洪亮的歌声,替我轰走悲伤、寒冷和阴郁的怪兽。
  
   皖北平原的夜空,万物俱寂。
   西淝河的水,下午还闪着白银的波光,而此时,发出哗哗的响声,悄悄掠走了世俗的偏狭与机锋。
   天地静默,安之若素。
   只有那飞流直下的孤独,那水银般寂静的孤独,从他不动声色的面颊上溢出来。
  
   如今,还有多少人能记住,这个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治的比较好因失眠而翻动黑夜的人?
   他的肉身崩塌,而灵魂依然熠熠生辉。
   这如同他在子夜时,一阵紧似一阵的笑声,收割了人间所有的尘埃;这如同他彻夜不停的絮叨,冲淡了前世的荣辱,超越了人间悲喜。
   只留下黝黑的音容,常在我梦中浮现,纯洁而高贵。
  
  
   (六)父亲
  
   那些一贫如洗的年月,黑夜倾倒出所有的魔障。
   没有人能理解,也没有愿意去理解你和二叔的孤独和无助。
   生如蝼蚁,命若纸薄。
   呼啸的寒风,把你的骨头吹得生疼,你把火纸一样腊黄的脸,埋进绝望的泪水之中。
  
   如今,皖北平原的天空下,河流如练。
   你却以一声爽朗的笑,洗净童年的阴霾,洗净苦痛的肉身,洗净内心翻滚了半生的屈辱。
   湛蓝的天空下,微风拂过碧绿的麦田。
   这是你西安哪里治疗羊癫疯比较好一生都无法放弃的领地,仿若为你留了又留的一扇门,因为总是敞开而积满奔腾的巨浪,冲刷掉了所有的悲伤和仓惶。
  
   所有的隐隐作痛,都会化作满地黄金。
   那些熟透的粮食,饱满,浑圆,在西淝河两岸不停地颤抖。
   这生命的琼浆,让你又一次低下头颅。
   你要蘸着火红的夕阳,饮下这生活的厚爱;你要在秋天的流水上,让骨头再一次发芽。